Show newer

双枰记!!!!
10.15下午双枰记晚上白夜!下午他好爱他晚上我好爱他(?)
很快乐!!!!

前两天逛旧书店的时候,听到应该是出版业的从业者跟熟识的店员互相抱怨许久。
1:店员提到有人专门去旧书店看有什么犯忌的书,找到以后不跟店员说,专门向有关部门举报。
2:有关部门也不明说,让书店方自查,店员请出版社的人一本本帮忙参详是否犯忌,整个过程充满了猜测推理。
3:1935年以前说共产党好话的书一般是安全的,但之后的无论是骂是夸都被一刀切了,涉及内幕的任何文件都是不安全的,哪怕内幕本身没有任何不安全。
4:毛泽东的有些书也被禁了(让我想起乾隆也禁过雍正的书)
5:宗教类的书一直都是卖得非常好的,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这类出版社过得无比艰难,不让出也不让卖。
6:这个不让出那个不让出,即使是专业的出版社资深工作人员现在也完全无所适从。
7:无论新书还是旧书,现在都封存了一大批不让卖,但也没销毁,还在观望等通知。
8:都在等二十大以后会不会有变化,但也都认为如果习近平连任的话情况不会变好。
9:一个人无论立场多么守旧,只要真的是个读书人,就完全不可能看得起习近平。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下一部是民国律政《 》,郎世飖和第一代女性律师尤胜男主线!!!

在这个环境下讲法律讲新闻自由,九人了不起。

(全图包含《 》剧透,见:m.weibo.cn/5478086940/48136819 )此处单截一部分。

焦虑和PMS严重的朋友得多吃点富含镁的食物
像黑巧克力,牛油果,杏仁,豆腐,深海鱼,香蕉什么的

看了BBC拍的大悲剧集,主创团队含男量一定很高才能拍出这样散发着浓浓男味儿的作品。
比如:
删了芳汀被好色工头骚扰的剧情,加了很多她跟冉阿让眉来眼去相视一笑的镜头,第一集的冉阿让和芳汀像对未挑明心意因误会而悲剧收场的言情版苦命鸳鸯。
冉阿让带长大的珂赛特去买衣服,珂赛特在帘子后面换衣服。此处有多个镜头是透过布帘的缝隙拍冉阿让,冉阿让“不小心”看到了只穿着内衣的珂赛特,然后服装店女老板给了冉阿让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珂赛特换好衣服出来问冉阿让,爸爸你看好看吗,老板:哇,爸爸,真是很亲昵的称呼。
马吕斯趴猫眼上看艾潘妮跳脱衣舞,感到十分心动,当场舔嘴唇。
马吕斯见了珂赛特一面回来就开始做春梦,梦里一会儿是珂赛特一会儿是艾潘妮。
格朗泰尔对马吕斯说:革命后我们就平等了,我们可以轮流玩你的珂赛特小姐!

太神奇了,感觉编剧就算和雨果有仇也不至于这样改,不男味儿的地方也很奇妙比如沙威在监狱里和冉阿让谈起自己的出身,他嘲笑冉阿让因一块面包入狱,并强调“如果我也走上犯罪的道路,一定做得比你好得多”。
真是和雨果有仇吧。

到了岛上,一片叽叽喳喳,都是各种weaver在叫。玉米地里几个小红点,就是我们要找的Northern Red Bishop(橙巧织雀,Euplectes franciscanus),名字正好和Northern Cardinal凑一对。看到黑脸和后脑勺的红色羽毛,又觉得有点像Bobolink。
第三张毛发尽竖,是在求偶。
雌鸟非常不起眼,最后那张照片我是回来整理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好几只雌鸟的。

Show thread

小声: 

而且,要说改编,演员肤色哪有对故事内核和精神的胡编乱编更值得大加批判……
黑人安灼拉如何?亚裔安灼拉又如何?不是没见过。
哪怕南美拉丁裔安灼拉在丛林里扛起RPG轰独裁者度假别墅,哪怕北美原住民安灼拉骑马冲向英军枪阵,哪怕没有人形的人工智能安灼拉反抗人类暴政,故事内核ok那就ok,我愿意看。我可太愿意看了。

……与此相对的,bbc那个白而普通、但会嬉皮笑脸跟马吕斯说什么等革命胜利我们轮流玩你那个珂赛特小姐的格兰泰尔才真是让人恶心得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Show thread

为了周五周六更好地送别哥哥和小火焰,特地去做了个头

哭得头好痛,救命
还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让我哭得这么厉害的,到后来好像变成了一种纯粹的生理反应。细细碎碎的故事讲了那么久,剧中人交叠的人生几十年,诉说了一段时代的无常与永恒的理性浪漫。时间的河流倒映着闪烁星空,没有答案也没有尽头。

亲戚朋友的父亲就是在上海刚解封时候去世的,据说是很精神的独居上海爷叔,平时保姆上门做饭,或者出门外食,但是封城期间这两条途径都阻断,而且老爷子还有糖尿病,自己在家只能胡乱有什么吃什么,这样封了两个月身体迅速垮了,最后解封了人也走了。

家属去上海料理后事,发现老爷子在附近很多餐馆存了钱,一家子人在上海吃了半个月还是一个月才把余额都花掉。

这样的去世悄无声息,就连总结因为封城死去的人的清单估计都不会记载。那些动辄问“你们家里难道没老人小孩”挂在嘴边的,其实根本无所谓别人家的老人小孩吧。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