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台湾朋友才安慰我会好的转头就刷到这种阴间微博……

DW嘟文串,换个新头像 

朋友们,谁能想到,我看DW以来第一个画的人居然是Toby ,我是真的觉得他很性感……
宣布这个是我的新头像了!

Show thread

DW 

屑11把鼻涕抹Amy衣服上,Amy雖然嫌棄但是都沒有罵11或是怎麼樣,真的好寵11啊啊啊啊啊啊母愛

Show thread

『有病呻吟』
作者:林夕
小病是福。

这种福的受益人,大概属于上班族,有医生开的病假纸,暂时用肉身一点痛楚换来压力解放。不明白的只是要做的工夫始终要做,康复后积压下来只有更辛苦而已。

病中何以会想不到这点?可能大部分人都给时间表压得不能透气了才觉得小病是福。感冒伤风是典型的小病,但那种鼻水酝酿流下,骨痛,忽冷忽热的慢性折腾,给你有了几天假期,又有何福可言?

多年前写过一首叫《有病呻吟》的歌,大意失恋之苦都挨得过 ,一时的发烧为什么挨不过?又不是绝症,当然挨得过,但是福是祸,原来也得看你是无恋可失还是有恋可谈。

感冒最磨人的地方不是痛,而是下床拿温水吃药都觉得乏力。这时候,自然会想起有个爱人多好。有理由怀疑,本来对恋爱伴侣已达到可有可无心态的单身族,不介意困身而失去自由,就是小病一刻。

连学会享受孤独的人在病面前,都可能不敌有个伴的诱惑。永远记得已逝世的宝咏琴女士,据说临终时最好的朋友就是她的司机,这是上司下属在长年相处后变成半生活伙伴的关系,可是从务实的角度看,又跟一些老来有个伴好互相照顾的爱情观吻合,更自私点看,司机是下属,只有他照顾你的份儿,他病了,成本只是让他休假。亦舒说得残忍而有道理,没有爱情,有很多很多的钱也是好的。

RT @ruanyf: 今年出来了好几个新的搜索引擎,搜索质量很不错,大家可以试试替代谷歌。

- neeva t.co/zd5opBVN6k
- yep t.co/jyAEUzs1Zv
- Kagi t.co/Ua2ZQzSBDW

#科技爱好者周刊(第218期)t.co/rH9r5YtCDs t.co/vO7zjEIsjy

秋冬了(真的吗),准备投资一件打底高领衫,预算30-50,没有这么多预算的集美可以考虑这家,我买一件加绒的穿三年了,难免起球,但这个衣服形是显瘦的,里面绒廉价感但亲肤度还可以

好朋友这个周末去濑户内海艺术祭,好羡慕~ 三年前去濑户内艺术祭的旅行是我人生至今为止最喜欢的旅行,大概也很难超越了。也是因为在那个旅行跟家属求了婚。
要是能在日本的小岛上退休就好了~

!NSFW!低俗色情小说码字工进行市场调研,年满十八岁的【GB/第四爱/女攻男受】色情小说爱好者,请点开折叠,对你喜爱的黄色内容投票 

@board
如果你不是GB爱好者,请不要投票!本人主要写原教旨主义GB,所以文本中的男主不包括伪娘和扶她,主要指认同为男性的男主
单选题,选择你【最爱最倾向】的【男主】的玩法

就像我们的脚最容易暴露真相那样,触须的末端不会说谎:

京都水族館 :twi: ぽよ ぽよ ぽよ ぽよ ぽよ ぽよ ぽよ ଳ クラゲを愛する気持ちにウソなんてないよね ଳ twitter.com/Kyoto_Aquarium/sta

Tiffany G这事儿看起来虽然荒唐,但想想又是必然,因为我们的后面几代人,就是这样被教育出来的。都说童年经历影响人一生的性格,人成长过程中接触的东西像水泥那样随时间固化在人的身上,改变人的形状,也就没那么不可思议了。由这件事引出的另一个比较让我concern的现象,是一些不明所以就大喊“创作自由”的简中人。我们的环境让我们形成了这样一个盲区,那就是意识不到,“自由是建立在秩序之上的,绝对的自由将导致混乱”。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ao3上的tag被简中创作者洗劫,不遵守规则,使用不存在的短语和爱豆的应援语作为tag,占用其它热门作品的tag,不给作品分级等等乱象。这些人,一旦到了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就认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也十分可怕。

这些人群的产生,与Tiffany G的产生,归根结底都是由于同一种东西的匮乏,那就是对一个真正意义上自由的、开放的、积极的、平等的,相互尊重的创作环境的品尝。在过往的经历中,不乏有人拿出这样的理论来与我辩驳:“欧美人嘴上喊着自由自由其实根本就不自由,他们有那么多的名词、概念,说话做事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说了什么zzbzq的东西被人批评,你看,中国十几年前根本就没有同性恋这个词,街上看到两个男的手拉手顶多觉得他们是好朋友!不更自由吗!”这是一种逻辑谬论,缺失看起来是一种自由,其实不然,由于概念的空缺而导致一种行为不被定性,并非承认这种行为的合理性。于是手拉手的男人同样会被路人指指点点、被拖进精神病院电击治疗,“自由创作”的简中人意识不到标签和分级的必要性将大量污水与混乱引向一个相对规范的环境,还认为自己的做得不错。

让人欣慰的是,我还是能够在ao3上看到很多简中创作者,学习并遵守现有的这套科学的分级分类方法,改变与加深自己对于“自由”的认知。我大方承认,我也是其中之一。我看到有其它语言的读者,自己机翻阅读我们的作品,在我们的文章下面留言,简中并不是问题,人们所看重的的是内容和姿态,而不是你的身份。我们这群人,就是同我上面所说的两种人抗衡的简中力量。认知改变行为,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同样的,看到Tiffany G这样的候选人出现,你的第一反应不是用言语诅咒她的人格或是想要把她举报掉,而是去给别的候选人投票。

我受不了了我要开麦
1 习近平从来没有一句话提到要当皇帝
2 习近平从来没有说要一直连任,只是修改了一下宪法,但凡看一下《习近平治国理政》全集
3 洋人从一开始就非常歧视非常xenophobic 你可以不介意但请意识到这是种族歧视。

避免英文能力不同造成的信息差
Tiffany Gu AO3理事竞选答辩翻译楼👇
(DeepL机翻+人工润色/修饰)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