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又搞音乐人 别想了姐 哪个音乐人都没范晓萱好你信我!

《长恨歌》我特别不喜欢,从第一次翻开可能都过了十年了还没看完。昨天知道《第一炉香》电影版编剧是王安忆的时候我突然悟了,她的毛病就是ego里认为自己是更先进更完善的张爱玲:上海故事你写的不对,要像我这么来。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来说,我喜欢萧红而不喜欢张爱玲,她们两个的人生和对人生的想法非常不同,但是都是很聪明而且愿意直视自己千疮百孔内心的人,在她俩之间的偏好我觉得是完全的个人口味偏好。王安忆根本排不到这儿好吧……更不要说赵树理了……
在评价作品的时候我觉得最有价值的就是忠实评价自己的感受,我是这么要求自己的也是这么挑选评论来看的,空口分析主义阶级未免涉嫌逃避表达想法,借壳掩盖自己不存在脑子的事实

西班牙好像要rollback卖淫合法化了呀 就是说合法了几年发现更差了接下来又要非法了
女权是境外煽动势力的情况下说性交易合法化是progressive是不是有点太侮辱女人的脑子了 :jesus:

听上了wsj出的fb节目,没什么太新鲜的就是证实了大家早就知道的东西 偏偏美国人总是能在这种时候表现得很惊讶:天呐他们怎么能这样!就算是演的这个纯真感也挺让人羡慕 :blobcatanimeeyes: 上一次有这感想是棱镜

对啊觉得发小说比捐肾救素不相识的人命了不起,这个价值观有点恶心吧我觉得

博学 boosted

六、
建立在嘲笑Dorland缺乏写作才华的基础上的,是嘲笑Dorland捐肾是她唯一的成就。
分析到这里我真的是惊呆了。
且不说上述第四、第五点对于“应不应该嘲笑Dorland缺乏写作才华”、和“Dorland是否真的缺乏写作才华”的分析,捐肾难道不确确实实就是一个人了不起的成就吗?一个人希望针对自己的成就所产生的鲜花、掌声归于自己不正确吗?不正当吗?好事是我做的,所以我认为对这好事的表扬、认可应当归于我,这年头居然都变得不正当了?
做好事然后把好名声都让给别人才行?这什么狗屁道德绑架啊?人人都要做小美人鱼好不好啊?
但问题是,现在也不是要Dorland把这鲜花掌声让出来(你要她让出来也是承认鲜花掌声本来应该属于Dorland哈,因为只有属于她,才能谈【让】),是Larson自己抢了。她怎么抢的呢?参考B的做法:骗炮、未经同意公开sex tape、还是被ta欺骗背叛的人自己创作的sex tape。
所以你们觉得Dorland捐肾善举和写作才能的双重成就让Larson用这样的方式来瓜分蚕食是应该的?

Show thread

我推 是 什么意思 :aru_0520: 同担又是什么意思?我担?同推?

说实话我一直在靠网友骂人时候引用的课本儿来给伊断代:“小学语文没学好吗” -- 最多初一,“初中历史不就讲了” -- 大概高一,“ 你政治课学完忘光了吗” -- 最多大二
偏差恐怕不会太大,而且就算伊实际学历比这个高,可能心理年龄差不多也就是这样……

完全对!!“融入当地文化” 太被高估了!当地文化有什么牛逼的我就要融入?不融入还不能活了?不融入活不下去的地方我已经见识过了那他妈的就是我的祖国!还有说什么出国只混小圈子天天吃中餐,随便吐槽一下就得了哈要真把自己能说外语爱吃麦当劳当个优越感也是真的大可不必……
要说起来只能感谢前几辈移民的人在当地作出的努力让现在的华人社群比较舒服

不带包出门吃自助餐厅遭遇了孤狼噩梦,拿个饼回来发现桌子被收了 :aru_0250:

不要光看本人的当代政治生活感悟嘛 本账号还有一些👇这种屁话

博学 boosted

虽然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像,但是刘思慕不知道啥时候辱华了上次发豆瓣被锁上了 导致我难以忘怀

博学 boosted

斯内普招妓招到霍格沃茨毕业生相声梦女文学
bgme.me/@basicwitchclara/10710

汤姆里德尔玛丽苏梦女小故事
bgme.me/@basicwitchclara/10709

随便梦梦小天狼星
bgme.me/@basicwitchclara/10701

地下酒吧打工遇到007梦女小故事
bgme.me/@basicwitchclara/10707

重生之我是邱刚敖未婚妻如何避免破灭结局谢霆锋梦女小故事
bgme.me/@basicwitchclara/10689

(友情提示基本没有写完的,不包售后,大家伙个人趟雷吧)

Show thread

搞不懂 为什么华人本地宝/留学生资讯类的公众号也在贩卖一点非常中国人的焦虑

最近没在家喝咖啡 杯子好干净噢 :blobcateyes:

博学 boosted

啊,发现运动的好办法,或者说发现了看恐怖片的好办法,那就是,一边看恐怖片一边运动!
半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累,是血腥内容使我的肾上腺素增加所以才不累了吗(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不懂肾上腺素……

博学 boosted

待价而沽的猎豹

阿斯图尔戴著航空眼罩,耳朵里塞著卫生纸以帮助它保持镇静,在非营利组织猎豹保育基金会位于哈尔格萨的一个救援中心接受检查。走私或从犯罪集团截获的猎豹幼崽经常生病,这通常是因为它们经历了漫长艰苦的旅程,而且得不到适当的营养。许多幼崽无法存活。Photograph BY NICHOLE SOBECKI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