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男版天鹅湖,点击就看月下湖畔绝美爱情 :100_gay: :100_gay: :100_gay: :swanlovewhite: :swanlovewhite: :swanlovewhite:video.pullopen.xyz/w/i6LatamNm

觉得男鹅不够过瘾?点击就看男鹅官方同人,血与汗与性与爱,杀人与复仇与血之吻,卡门修车男:video.pullopen.xyz/w/qHGQdjQGe

时间领主要伤全宇宙的心 

#12C
他是一个时间领主,
不为什么地,他决定要伤全宇宙的心。

他就这样走走停停,
活了2000多岁,伤了无数的心,
他仍然觉得不够尽兴。

直到这个女孩道,
“你伤不了我的心,
是聪明小子就快跑。”

但他万万想不到,
预言应验的方式,
是她丢失掉自己的心跳。

你没有办法伤一颗
不会跳动的心。

他是一个时间领主,
他有两颗心脏,
但一颗也勉强能扛。

“你仍然不能伤我的心,
因为如果你伤我的心,
你就会伤你自己的心。”

他是一个时间领主,
不为什么地,他决定要伤全宇宙的心。

哪怕所用的方式,
是同另一颗心同归于尽。

宁家宇,太好了。我真没想到能在中国的单口喜剧舞台上听到有人纪念李文亮,有人提到他的微博评论区“中国哭墙”,有人号召全场观众一起对过去的三年说“他妈的,烦死了”。
编辑:虽然这个专场大概不会再演很多次了,但家宇依旧长期活跃在线下剧场里,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买票去看看他。

据我观察,李棉裤它妈不在的时候李棉裤会临时把我升级成它妈,具体表现在理直气壮地要求我给它挠头,饭盆空了会一脸不耐烦地望向我。而当它妈回来以后,我就又啥也不是了。

笑拉了

我问朋友:为什么gfw广场被屏蔽了,sfw没有啊,这是她们打架battle实力差距的体现吗

朋友:
朋友:因为gfw不仅是攻腐唯,还是great firewall

看着这个新粉挺作孽的,要么我把胖哥那版稍微清晰一点的德扎传B站算了(本来想做字幕的但是这辈子都不会做了吧

Show thread

我就像每隔一年就补一下柯南漫画一样,现在正在翻一个你糊新粉的微博看看伊这几年都在干嘛。
(居然有新剧专辑上了网易云笑死,完全不知道)

我草刚刚发生了什么。。。现在是早上六点,我在火车站,商店没有开门我就站在自动售货机前犹豫买点什么吃
然后。。。一个流浪汉。。。真的是流浪汉,homeless,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递给我两欧硬币。。。
我:(看看硬币)(看看他)
他:(递了递)
我:啊啊。。没事我可以用卡付的。。
他:真没事?
我:真没事。。。
他:(点了点头)(转身走掉)
我:(震撼目送)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我现在在后悔没追上去给他买点什么吃。。。。我的天啊。。。。

杨梅说特别想家,再也不去外婆家了!

在我自己这边重新发下,避免某些在校同学急病乱投医掉到坑里:

严肃提醒,千万不要求助学校的心理指导师

入学以及每年的心理测评问卷,也要提前准备“正常人标准答案”,然后一板一眼填写上去

1. 首先你不会得到专业的疏解和处理,因为多数学校的这个职位就是你某个学科老师客串的,更多甚至老师都不是,助教就把这活干了;即便不是,其专业性也完全不足以处理大学中的这种情况,毕竟这群人连个前朝沪考二级证都没有

2. 其次你的求助会被记录在案,之后不管什么情况都会被各种骚扰和关照

3.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以后你只要出了事,这东西就会成为你不正常所以你行为不合法和对你实施控制的证据,尤其是在你被自杀或维权的时候这一点极为致命

寻求学校级心理帮助与登记器官捐赠有异曲同工之效,一定远离,切记

· 视频是一位专业心理咨询师对大学新生心理测评问卷的评述,供参考
(这视频能发出来,咨询师已经是捡能说的说了,不能说的,我认为在胡鑫宇的自杀倾向认定上能看出来)

【Lyle自传:黑帮老大向法官解释为何他不能金盆洗手】

一个星期天下午,两辆黑色的昂贵豪车在位于65街与斯图瓦特街上的我家门口停下。那时,在Stege探长的坚持下——尽管我表示抗议——警察正在守卫着我家。警察们掏出左轮手枪,朝着车子前进。我向外看时,瞧见一个女人从一辆车上下来。她的脸有一点面熟。

我走出去,请求警方后退,邀请那女人进了我家。她穿得很体面,人到中年,黑发里有几缕白。她的举止非常端庄,但很明显,她正处在精神痛苦的状态。
当她提起自己的名字时,整件事一下清楚明白了。我记得她久居恩格尔伍德,活跃于教堂相关项目,还是PTA组织的前主席。我还知道她的儿子是个二流私酒帮派的领袖。他曾因长钉O’Donnel帮派的两名成员、一名Joe Saltis帮的卡车司机被谋杀而接受讯问。

“你的儿子在外面?”我问。

她焦虑地点点头:“我说服他来这的,法官,多年以来我一直是你的邻居。二十年前我参加了你妻子的葬礼。我读到过你在法庭上的努力。我孤注一掷,需要有人能和我的男孩谈谈,说服他,让他一定要改正他的生活方式。”

她用手帕轻按了按那双因流泪而发红的眼睛。“已经有三次有人试图杀掉他了。他昨天晚上来拜访我们的路上遭人枪击,而当他离开我们的房子时,我们又听到了枪声。他跑回了屋内。”她打了个寒战,“他们想再次试图杀他,就在他父母家的门口!法官,求求你,能跟他谈谈吗?”

我走出去,叫了他的名字。Martin,我们就这么称呼他吧。警察们忧虑地望着我,手搭在枪套上。Martin下了车,留下两个男子,很显然是保镖。还有四位保镖在另一辆车里。

Martin大概三十岁,六英尺高(182),体格健壮,五官端正,但表情阴沉。

我们进了客厅,发现他的母亲跪在地上低声祈祷。那儿子扶她起来:“哦,妈,没必要这样。”他的语气并不刻薄,但有一点不耐烦。那母亲则转过恳求的目光看着我,离开了房间,

Martin以一种受过教育的举止开口了。他的确受过教育,我后来得知,他曾是个恩格尔伍德高中的优秀学生。

“法官,我很感谢你的介入,但是我们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我尊重你。你不记得,但是你当市议员时,我在小学惹了麻烦,是你帮了我。是你对少年法庭的人说,我会变好的,因为我来自一个正派家庭。”

我想不起来这件事,但我说:“我仍然认为你可以变好,只要你听你母亲的话。”记忆忽然涌入了我的脑海,“但我早该知道,打橄榄球还玩脏的人不值得信赖。”

他脸红了。很多年前,我赞助过一个街头橄榄球队,叫“Lyle之虎”。Martin是在对手那一队。在一次比赛里,虎队领先,只剩下两分钟比赛结束,他却挑起了斗殴,打翻了我的两个小队员。一个是Billy Arnold。后来成了一位著名赛车手,拿过印第安纳波利斯大赛的冠军。另一个在二战中成了飞行员,死于空战。

“我以那事为耻。”Martin说,“我很抱歉你还记着那事。”

“但你并不以自己是个帮派分子和杀人犯为耻?”

“我把家人照顾得很好。”他抵触地说,“我给他们付了房子的抵押款,还给他们钱。”

我们双目相对时,我说:“我来告诉你你是怎么想的。你不敢退出。你必须得拿钱来供那些保镖。你在长钉O’Donnell和Joe Saltis那里都结下了死敌。你的退出可不会使他们满意。他们要你死,你不死他们不会罢休。”

他微微笑了:“我得称赞你,法官。你了解程序。那么我退出有什么用呢?我玩得也很开心,我到处都有关系。我会去佛罗里达、纽约、新奥尔良、加利福尼亚。当然,这是危险的,但也是刺激的。而且,就像你说的,这是保证我继续活下去的最妥当的方式。”

他礼貌地提出再见,然后我们分别了,没有握手,也没有再多说一个字。我看见那两辆车离开了,还瞥见那母亲独自一人沿街离开。她一直在等她儿子,我猜测,并且从他的脸上看出我们的访谈不欢而散。我想要追过去,告诉她我有多么抱歉。但那样我只会变成在安慰自己,而不是她。我悲伤地望着她逐渐消失的背影。

大概三个月后,我和Stege探长一起坐巡逻车出行。我们在一个区警局停下,看看有什么最新通报(这比警方电台块),我们得到信息,说一伙工人在废弃采石场捞被盗汽车时,钓起了一具男性尸体。

我们去了现场,我认出那是Martin的尸体。他头上被开了三枪。

一妇游虎丘,手持素扇。山上有卖字者,每字索钱一文,妇止带有十八文求写。卖字者题曰:“美貌一佳人,胭脂点嘴唇。好像观音样,少净瓶。”子持扇,为馆师见之,问:“此扇何来?”子述以故。师曰:“被他取笑了。”因取十七文,看他如何写法。卖者即书云:“聪明一秀才,文章滚出来。一日宗师到,直呆。”生取扇含怒下山,途遇一僧,询知其故。僧曰:“待小僧去难他。”遂携十六文以往,写者题曰:“伶俐一和尚,好像如来样。睡到五更头,硬(音上)。”僧曰:“尾韵不雅,补钱四文,求你换过。”卖字曰:“既写,如何抹去?不若与你添上罢。”援笔写曰:“硬到大天亮。” (《笑林广记·卷八僧道部·卖字》)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