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正好提到林奕含,再转出这篇给我极大冲击的文章《进学解》。看了可能会很难受,但还是推荐大家读这篇短文,是这篇让我第一次意识到什么叫“被几千年的文学强奸”。 

《进学解》
douban.com/note/801508311

作者:林奕含
> 前言:《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我一直想写出来的小说,很多年行走坐卧在脑子里涂改,却是直到这篇散文,才真有了雏形。这是房思琪正式的起点。写于2014年8月。如果你于小说共感,也愿意分享这散文,我会感激的。

……

> 那天起,我不能看书了。坐拥她们,如果你与文学切割,承认兽性,或许我会好过一点。但不,你一面念《诗》,一面插着蒹葭。抽出来,蒹葭沾着白露。白露如落日,满面通红。夙夜匪懈的白露,血色的白露,时差的白露。有钟摆夜光着在她体内敲出正午的钟点,她的身体一向乖巧,脏腑迷惑,筋膜鼓噪,它们不知道是谁迟到又早退。脏器一个挨着一个,拖累她,锚坠她,把她从公寓阳台翻覆,泼下去。她的身体里一定很暗。

正好提到林奕含,再转出这篇给我极大冲击的文章《进学解》。看了可能会很难受,但还是推荐大家读这篇短文,是这篇让我第一次意识到什么叫“被几千年的文学强奸”。 

@flyover 不知为什么,点开网页之后会立刻跳转至豆瓣主页。

所以弄了个备份:
archive.today/avHZz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