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秋季,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魏昂徳(Andrew Walder)教授发表在Social Science History秋冬号的一篇论文,从统计视角揭示了“文化大革命”的恐怖:它是一起令110万至160万人死亡、2200万至3000万人受害的政治灾难。然而,不同于党官僚、保守分子和自由派所坚信的,高呼“革命无罪”的红卫兵和造反派们并不是大规模死难的元凶。在论文中,魏昂徳将“文化大革命”分为三个图景:(一)针对部分地方领导人的造反活动;(二)文官政府力量崩溃与武装派系间的暴力冲突;(三)国家一系列严厉的镇压运动。而根据对中国2213个县市出版的地方志的数据统计,“文化大革命”期间绝大多数死难的元凶,实则是下场“止暴制乱”的国家力量。

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


不吹不黑:定居印度、爱吃牛肉的中国小伙详解真实印度生活

真实的印度什么样?

分享链接:mp.weixin.qq.com/s/Eawu3ZHAw13 不吹不黑:定居印度、爱吃牛肉的中国小伙详解真实印度生活(来自Share微博客户端)

> 墙外中文网络内容的同质化和极端化是另一个困扰。以Twitter为例,这一平台已经成为海外异见分子、批评政府的中国学者和不满现状的中国大陆普通用户公开发言和讨论的最后避难所之一。尽管难能可贵,但相比早期未被封锁之前的多种话题、各路人马热火朝天讨论的情景,已经大不如前。目前Twitter上的中文内容高度政治化、自我重复、边缘化。Telegram的中文内容有类似问题,反共、技术化和安全性讨论占比大,对于试水墙外的新手来说相当不友好,甚至会吓退新用户。

也没办法……墙自然形成分裂。能在墙内说的话当然会选择在墙内说:听众更多,互动更多,中文资讯更多,并且形成“恶性”循环。如果不是微博有太多太多让我厌烦的事物,再加上我的爱好实在是特别冷门在哪儿都一样,我未必能离开微博。——就算现在我也需要偶尔回去看看有什么新的内容、发生了什么新的事情。

Show thread

> 那些初来的人们往往都会带着浓厚的微信用户惯性和常年被固化的通讯软件使用逻辑,各种不适应和浅尝辄止难以避免。21岁的中国大陆大学生西西,在疫情期间开始翻墙。最开始是为了在Instagram上追踪台湾、香港和韩国的艺人动态。2月15日,西西在Instagram上发了第一个帖子——“翻墙后,感到虚无,不知道做什么。”

这是真的,推广长毛象时候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有时候会发觉“自由”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比不上“吃饱饭”——社交网络上就是内容的丰富性,即时通讯就是朋友也在用。所以要想让大家朝向自由,就需要保证自由也能吃饱饭。这是目前一个努力方向。

Small Island NTLive 

看完了。故事真好真流畅。仅仅是单纯地描述人的生活事实便有足够沉重的力量:种族隔阂和歧视,殖民主义,战争伤痛,还提到了一点印巴分治的血腥惨状。结局收在了一个新生的黑白混血孩婴儿上,也许是希望吧。只是七十年过去,我们当下居然还需要就 这个基本问题去发声。
身为亚裔,对这种歧视并不陌生,对殖民主义造成的伤痛也完全能够理解。在自己的国家即使获得自治似乎也没有前景,而在所谓“Mother Country”,无论你怎么做模范公民,无论你怎么勤恳努力,依然有人把你当猴子,还有人把你当傻子,即使出于善意——而恶意居多。再加上初来乍到的文化冲击,因为不适应而显得笨拙……太多被嘲笑的理由。最好的方法是用幽默去化解?——可是凭什么被嘲笑?凭什么通过努力成为教师、成为律师的大门会直接因为肤色而紧闭?
对方从来没想过也许你也会背莎士比亚。
(但是话说回来,为什么一定要会背莎士比亚才能获得“你是文明人”的认可呢?)
“你的肤色仅仅只说明你是白人,你的肤色并不意味着你比我更有价值,我们都担心同样的事情,渴望同样的事物。我们在战争中站在同一战线,我们打仗是为了创造更好的世界,可是战争结束之后呢?我们可以一起努力,否则我们只能继续互相争斗。这样然后呢?然后呢?”
而面对Gilbert的慷慨陈词,Bligh的回答只是:“对不起,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没听懂。”
最可怕的是无视。太难受了。
也许是在此时,Hortense才意识到,他们必须和彼此站在一起吧。

依旧,限免一周,大家抓紧时间观看:
youtube.com/watch?v=pac-Furijs

Show thread

Wise Children - Old Vic 剧透,没看完不要点开 

看完搜了一下原著,说是“女性版《百年孤独》”——大概是沾了百年孤独里一个乱字,这家族确实是够狗血的,据说剧里还砍掉了下一代的狗血故事……不过,确实是女性写出来的文本,女性的欲望和人生写得鲜活无比。
“明智的孩子知道爹”,可惜里面的爹没一个好东西。在剧里不如说是“明智的孩子选择爹”,或者“明智的孩子没有爹”。
回头翻了一下原著,发现Perry性侵13岁Dora的那段在原著里只是一笔带过,并没有剧中的强调和痛斥。但是我也确实不确定Dora对Perry会是纯粹的憎恨,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有恨,因为Perry当真弥补了她生命中父亲的缺憾,填补了她爱的空缺……(这才是性侵儿童最让人憎恨的地方!)在原著里只是简简单单地提了一句:“那时我只有13岁,Perry,你这个老不修!”
可能因为书中这个揭露过于令人震惊和隐晦,我在搜索豆瓣书评的时候,竟然鲜有人提到这点,还有许多人把Perry看作温暖良善的好人。在GoodReads上倒是有相关讨论(goodreads.com/topic/show/19583 ),对作者一笔带过表示了惊讶。而讨论里说得对,一旦知道了这点,重读小说或者重温整部剧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我们活在错误的一边,生活糟得和屎一样,但是我们要唱歌跳舞。
剧中埋了各种各样的莎士比亚梗,角色的人生跌宕起伏仿佛剧中人,而那些台词放在剧院里由故意浮夸的演员念出来就更让人会心一笑。
一开始只是看新现场的推文过去看的,没想到一看演员表有惊喜,Etta Murfitt和Sam Archer两个老熟人也在里面(跳舞果然很好看!),Etta更是整部剧的编舞。话说回来,这部剧的Casting真正做到了无视性别、无视种族。Nora和Dora这对同卵双胞胎由三对扮演,种族不同,性别不同(比如青年Dora由非裔男性扮演——那个大长腿特别好看;老年Nora则是白人男性扮演)。即使是对经常去剧院的观众,可能也会有些让人惊讶,但是剧中人表现如常,便让我觉得自己的惊讶也十分好笑。想想之前哈利波特倒霉孩子的赫敏由非裔女性扮演所引发的风波……剧院人早就往更加勇敢的方向探索了。
舞台整体色彩热闹而温暖,一个旋转的半间车房,一台幕布是台上仅有的大型设施,演绎着剧里剧外家里家外的人生。三代人被不同演员一人分饰多角演绎,有时还要客串满场飞的蝴蝶,摆弄道具,充当海浪和火焰,剧院的魔法别有趣味。
总之,是描述着糟糕生活却热热闹闹的一部剧,让我看完后忍不住想再重温一遍。Old Vic限免中,据说B站也有搬运,大家可以试着搜索。
youtube.com/watch?v=-9kcaxFxFT

Show th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