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Zero 你戳戳那个耳朵 :ablobcolorshift:
顺便这儿你可以开开web高级模式试试

@kjrrrrr 也不是完全不行,pawoo现在就有广告。
不过确实“商业价值”很弱就是了。

屁屁 :amiya_little_tail: boosted

#CP飞行棋
活动介绍: slashine.github.io/活动/2020/06/

【Round 7】
骰子点数:4, 6, 2, 1

今日各组位置:

1⃣️ACG:哪方会带年轮蛋糕回来?
2⃣️文学:枯木新芽
3⃣️影视:房顶的密室里有什么东西?
4⃣️其他:做噩梦的话是什么内容?

有查到说在日本年轮蛋糕通常做祝福的贺礼?是这样的含义嘛。
文学组进入“选择关于季节的一个小插曲”,聊聊你的CP在选定季节/情境中的梗或者会发生的故事。

---

【Round 8】【投票】请选择下一轮大家想要聊的组别,三天后掷骰子

欢迎大家一起加入聊聊 :hicat:

Show thread

(当然可以写个脚本自动刷屏,但是那样识别屏蔽起来也快……)

Show thread
屁屁 :amiya_little_tail: boosted

水患日记|江西继续发洪水红警 长江流域将再迎强降雨(财新)
science.caixin.com/2020-07-14/
专家预计,未来长江武汉段水位会走入下行区间,再有大洪水的可能性不大。随着水位下降,鄱阳湖的防汛抗洪压力有所减弱。长江委水文局预计,未来几天金沙江石鼓江段、长江中下游干流城陵矶以下江段、洞庭湖区、鄱阳湖区仍将在警戒水位以上
#kaopunews #caixin

@saigyouji 粉丝站也可以。“粉丝”未必是坏事,制度糟糕才是。
猫站外嘲归嘲,其实总体而言还算是相安无事的,完全不像微博那样鼓励争吵。

@samehhkl 上云之后随便开,定时清除外站缓存,我觉得用多久都行。

一个想法:很多人痛恨的“流量粉”行为,在长毛象机制下是否会实现?
1. 对负评出警。
长毛象搜索有限制,仅支持tag搜索。即使在公共轴公开发表负评,也不会被事后搜索清算。因此在这里就算打全称也不用害怕被骚扰。
2. 控评。
可以控,但长毛象嘟文评论按时间和thread逻辑显示。只要有一个人较早发布异见,就无法产生控评效果。
3. 卡黑。
所有举报都会报告给所在实例管理员处理。只要管理员思路清晰,便不会产生任何效果。长毛象严格时间流显示,不存在“权重”,自然也没有“组织举报”的意义。
4. 刷屏
可能。但其他用户可以使用过滤器或者隐藏用户,管理员对大量刷屏的用户也能进行隐藏(使之不出现在公共轴)处理。而刷屏这个行为本身,如果没有新浪“流量”“排名”的刺激,又能带来什么好处让粉丝成为数据女工?所以在长毛象,即使是粉丝也没有大量重复刷屏的动力:因为没必要。谁的时间不是时间?
所以,流量粉让人厌恶的种种行为,到底是流量粉本身的问题,还是新浪微博为了自己流量而纵容刺激的产物,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屁屁 :amiya_little_tail: boosted

@y_yang @AlehpH0110 其实是好用、免费和不被墙不能兼得…… :cryoveralake: 用github算了

屁屁 :amiya_little_tail: boosted

现场直击|九江江洲岛度洪峰:抢筑子堤 全民抗洪(财新)
science.caixin.com/2020-07-14/
岛上现场指挥抗洪的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江洲北大堤目前最大的洪峰抵御能力是23.39米,1998年的洪峰水位23.03米。目前长江九江站水位22.64米,较前日的22.8米明显回落
#kaopunews #caixin

屁屁 :amiya_little_tail: boosted

关于昨晚我的想法的反思(很长,慎点) 

@Tematyr 反正相信自己就好。我也一直在“你们快来”和“爱用不用”之间摇摆哈哈。反正安利也写了,愿意来的人自己就会来,不愿意来的人喂嘴边也没用 :aru_0520:

关于昨晚我的想法的反思(很长,慎点) 

@Tematyr 看到好的东西希望朋友分享快乐是人之常情,不是集体“主义”啦,不用太担心什么,拍肩。
安利Mastodon后这种事情会经常碰到啦,习惯不容易改,需求也各自不同,很正常,也不必强求,微博目前也确实是不能完全被取代的。
我安利的时候碰到过很多很多挫折,但是哪怕有一个小伙伴说觉得这里很好,我也觉得很开心了……

屁屁 :amiya_little_tail: boosted

关于昨晚我的想法的反思(很长,慎点) 

写在前面,我个人说话的方式比较跳跃,因此在看的时候会有点难受。
跑来长毛象玩了两天,非常快乐,快乐到忘记自己实际上仍生活在一个有很多限制的简中互联网。
因为觉得这里符合我对简中互联网的大部分要求,所以也很想让自己身边「深受国内软件迫害」的朋友一起过来体会快乐。然而事实上我没有成功地说动一个人…昨天晚上反反复复思考其中的原因,为什么很多人抱怨国内的软件,而当出现一个符合大多数人要求的地方时,却无动于衷呢?是大家都被温水煮青蛙了吗?还是说因为害怕被墙而需要不停搬家所以胆怯了呢?
我自认为不是什么「在前面的人」,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好像发觉我是一个「不合群的人」。我的不合群不在于发表了什么言论,而在于我喜欢不被「束缚」。很奇怪吧,在我们的想象里,所有人都应当喜欢「自由」,而实际上,大家更喜欢「公权力」。好滑稽。
同时这种不合群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集体主义给我带来的影响。我以前自认为不是什么需要集体的人,也不喜欢把集体荣誉等同于个人荣誉。然而这一次我感受到一种被脱离的感觉,或者说更像是我从集体中离开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而且让我感到痛苦。我之前有说过我对未来二十年的简中互联网没有抱有希望,我说限制只会越来越多。事实的确如此。可当我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第一反应还是让更多的人也体会这样说话,而不是一边抱怨一边被迫被限制。我痛苦的点是,大家不仅没有来,还泼冷水。包括但不限于「会被墙的不想搬来搬去」「太复杂了不会用」「我不是内容创造者我不想去」。每一个拒绝的话都有其逻辑和道理,然而我还是被大家的习以为常刺痛了。「自由」和「好好说话」已经变成了只是挂在嘴边「想要」的东西了。
我常常与我爸辩论关于「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反对,那么后果就应当由不反对的人无条件承担」的议题(感觉这句有语病不过不知道怎么改),我爸总是反复反复强调「一个人的反对没有任何用处,除了能被检察机关精准打击以外」。很悲哀对吗?指望别人或者公权力自己一点都不靠谱。然而现实生活中人人如此。所以我大概也释怀了大家对于脱离当下环境的抗拒。
在写这些之前我还上了一下微博,在热搜第一(即秦岚说子宫使不使用由她自己决定)评论区看到有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突然就无所谓了,这样的误读仍在被使用和传播,包括我高中的语文老师也是这么误用的。看到这条后我只有这样的想法:管他们温水煮青蛙到熟。
竟然写了快一千字,用手机写确实有些麻烦,以后写这种长篇大论我大概会用电脑写了。
以上,感谢阅读到这里。

Show more
蓝盒子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