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手机来消息震了半天,原来是我奶奶捡了个小猫养,给我发了一串照片,我想回家撸猫!!!

不短不长的二十几天时间里,我的小啾啾已经长大了,头上的小绒毛已经完全消失,变得身材修长眉清目秀格外清俊。送它回归户外的日子也已经开始倒计时,决定是在大后天,26号,放归的地点是捡到它的草坪旁边的树木。(也就是我楼下的一个小花园)
这几天里,我确定它已经会自己吃东西了,可它早晨醒了后还等着我喂,白天见到我也希望我喂,我把这理解成小家伙的一种撒娇吧,会早晚象征性地喂它一两口。
今天早上出门后,中午回家没有去看它,傍晚回家才打开房门去看它,它对我显示出了格外的亲近,先是要我喂它,然后又在我头顶盘旋着飞,当我向它伸手时,它竟然主动站上了我的手,歪着脑袋听我说话,眼睛圆溜溜的非常聪明可爱的模样,又啾啾地不知在说什么。
尤其让我吃惊的是,当它飞回自己栖息的地方,我准备出房间,刚一动身,它就立即向我飞来,在我头顶和身边来回飞,我向它伸出手,它就飞到它最喜欢的架子或架子那里绑的树枝上停下,我走过去伸手到它身前,它就会站到我的手上,如是反复好几次,让我清晰地感受到它的亲近意图。今天它在我的手上站了好久,一边站着一边还很放松地给自己理毛,好像很高兴似的。
说实话,我真的是惊喜中夹杂着忧虑。没想到在我刻意不要和它太亲近的情况下,这小家伙也能这么亲人。同时,忧虑的心情超过了喜悦:不知道它能分辨出我和别人吗?放走它后但愿它不要胡乱去找人。
真的好喜欢这只小鸟儿,还没有放走它我就已经感觉到有多么不舍,我能想象如果我喂养它并每天和它亲近逗它玩的话,它会是个多粘人的小家伙。可是我不能这样自私,鸟儿就应该回到树上,应该自由地在空中飞翔。再怎么舍不得,都会放你离开,并希望你好好的,能快速适应外面的生活。

Show thread

『晚報:「無國界記者」調查認定,烏克蘭攝影記者萊文是遭俄軍「冷血處決」』
烏克蘭著名攝影師兼紀錄片製作人萊文(Maks Levin)月前被發現死於基輔附近村莊,「無國界記者」(RSF)就此展開調查, 結論為有證據顯示他遭俄羅斯軍方冷血處決 。

:sys_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62

虽然精神疲惫,但我决定还是鼓足力气,分享总结一下刚刚在播客里听到的关于“心理效能”的知识。

心理效能是崔庆龙老师在他的微博里分享的一个概念,通过学习我开始理解,之前我那个在跨国公司管理层做事的ex为什么下班后总喜欢刷快手抖音,看一些垃圾网文,做很多让我难以忍受大翻白眼的行为……因为主导这些举动背后成因就是:心里效能。

当一份繁重的,冗杂的,甚至996的,不能时常实现自我价值的垃圾工作占据了人们的太多心耗时、他们便没有办法再去消费那些需要动用心智,才能消耗掉的精神产品了(尽管他知道它对他是有益的)但是被工作拖垮的成年人是处在,甚至长期处在负能,颓靡的精神状况中的,他只能通过一些替代性方案,进入低效能的行为模式,包括但不限于沉迷于碎片化信息、娱乐化消费、不需要费大脑思考的东西……如同手机进入飞行模式,电脑进入低电量的待机状态。

人在疲惫/创伤的时候,不仅是心理,生理上也同样是缺乏能量的,这不是单靠什么意志力,打鸡血可以解决的问题。当人心力不足时,就像一位囊中羞涩的消费者,在文艺精神产品的选择上必定会要消费降级。因为,去理解消耗那些风格很强烈,改编很狠心,内容很挑战的话题往往需要非常充沛的心理耗能,而那些古早的,经典的,熟悉的文艺作品相对而言就显得温和、友好了许多。(难怪我半天都不敢打开《爱死机3》)

只有经过足够的心里效能的储蓄,人才能够有精力让思考和行动保持在良好的运转水平/效能里。给精神赋能(心里效能储蓄)的行为有很多,每个人都不同所以因人而异。

例如,
吃得很好又不运动
看无脑甜剧狗血网文
看刺激漫画色情捞女bot等都可以达到充电目的
(这些可以赋能但同时也是替代行为,容易成瘾且陷入低效能低档位循环的模式,此处可参考《贫穷的本质》二者原理一致)

还比如
一些日常之事(打扫房间,做面膜)
轻运动(游泳,拉伸,瑜伽,旅行)
正念练习调整呼吸面对内心回到当下(写日记,写作就是一个回到当下,将混乱的思绪变成有序东西铺展开来的,很好的正念练习。写作可以帮助人把漂浮的心神给收回来)
听课、聊天,种花,做手工,做阅读播客等都是很好的回血行为

比起急功近利的带着目的去摄取,沉浸在自己感兴趣或可以沉静的事物里体会当下……不要评判自己的好或坏,总是给自己鼓励,告诉自己没关系和好棒棒,在内心相信自己,给自己鼓掌,抚摸自己。总之,人生已多艰难,取悦自己,回撤很可能是前进,用松弛的态度对待一切。

#抑郁自救 #每当变幻时

高浓度女权暴言 

@MelancholyVivian 完全同意每一个字。对从未引入性别视角的人类整个文明成果,重新加以性别视角的审视,是正当且必要的。对所有父权制下的创造物保持怀疑和审慎,是女权主义者无法逃避的必修课。
对每个对既定话术既定产物发出挑战和质疑的性别视角,不论它们是否完全符合我的观点,我都支持。
因为观点不同(或者更准确的说,挑战到了自己喜欢的作品和创作者头上),就试图捂住女权视角的嘴,扣帽子污名化,不论他们摆出何种解释的话术,我都反对。
后者是对自身和人类文明整体的厌女革新不彻底的产物。性别视角,应用得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既定文明,被质疑得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Brave Search Goggles:用规则和过滤器改变搜索排名》 民主在黑暗中死去,如果公众不被告知事实和真相,民主不可能存在。受益于黑暗的人总是试图通过宣传控制媒体和操纵公众舆论。以前操纵媒体的主要是国家,但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私有化的社交媒体,宣传不再只是精英阶层的工具,而是被商品化,像广告一样易于获得,成为许多人能利用的武器。但假新闻的风险无法被忽视。如果公众不能区分事实、观点和完全错误的信息,那么社会会变得十分危险。这就是浏览器 Brave 的搜索团队的动机(PDF),它开发了一种允许用户利用规则和过滤器改变搜索排名减少偏见的工具:Brave Search Goggles。源代码发布在 GitHub 上,beta 版本的 Goggles 已经上线供用户尝试。 | solidot.org/story?sid=71923

#长毛象安利大会
喜欢在闲暇时间做点纸制品的象友可以看看这个网站:creativepark.canon/en/index.html
进首页右上角选择其他语言也可以,不要选中文,中文页会删减很多内容。
所有图纸都是免费下载,但需要挂梯(如果访问的是除中文外其他语种的页面),是否要对应地域的IP才能下载还没测试过,需要注册账号后才能下载。
*浏览页面不用挂梯,只有下载才要*
下载页面附带喂饭式图文教程下载,不用担心自己组不起来(其实看效果图也做得了)
网站里除了纸模型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2323234: 大家可以自行探索 :2323234:
有app,但我没下载,有兴趣可以下载看看

浅浅列一下我过海关删的东西,不保证仅供参考。
1⃣️梯子肯定删,实在要用,排队海关的时候再删
2⃣️Telegram、twitter、facebook、reddit、instagram 、discord、WhatsApp等社交通讯。【我认为境外app没有什么可删可不删,因为你梯子都删了,保留这些app会不会被问你没有vpn怎么用的这种问题呢】油管也要删除。
3⃣️iMessage 最好把敏感部分删除,有境外的删除。
4⃣️微信:我建议直接删除敏感的聊天框,备份单个人的聊天记录,不要直接删除微信app,因为他们需要以查看你和国外接应人的聊天记录为借口查看手机(顺便查看其他东西)不然删除单条信息就会像我一样会有时间标志和对话中断很明显删过的痕迹,这不太行。
5⃣️朋友圈:背景图注意一下。朋友圈点进去是直接显示图片的,这一点我也从反光玻璃看到了,所以不要侥幸以为他们只翻到几几年应该不会看到底了吧。要删除就全删除,先从图片看删除一遍,再点开完整的有文字的删除。
6⃣️手机相册:最近删除里一定要全删光。所有辱华meme敏感图片删除,裸露色情照片也要删除(这是中介和我说的,我不确定),聊天记录截图也要删除。
7⃣️百度网盘:删除。如果上述删除的东西上传至网盘,就把那个网盘删除。
8⃣️浏览器记录:safari页面退出。chrome账号退出,以防止查看收藏夹。
9⃣️通话记录:有境外电话的删除。
🔟app store:退出账号,以防止查看下载app记录。
适当保留国内社交app。
应该就这么多吧,欢迎补充……

2022年了,我终于发现了一个支持生成阅读日历封面墙,支持区分记录电子书/纸质书/有声书,支持以页面/百分比/章节形式记录进度,支持重读并且会标识第几次阅读,在读过/待读这种常规状态记录之外,支持标记弃读,Tag可以自动推荐,阅读统计比较完善的阅读记录APP。
2022年了,很多APP用起来都让人瞠目结舌,连豆瓣都不怎么支持标记重读和弃读,感觉这些开发者都生活在一个想读一定读完一本书只读一次而且只存在电子书或者纸质书的超级自律人世界。

(豆瓣据说可以标记重读,更新6.0的时候我看更新日志提过一嘴,但2022年了,我也没能摸出来怎么稳定触发这个功能,干脆就不用了。

(APP是bookmory,我放了几张截图请大家品鉴一下真的超好看,收费,很贵,但是收费功能没什么用处。)

好想看性转版007啊,过上一种所有男人都在勾引我的生活,昨天睡完美队今天睡亨超,然后被反派赞达亚凶狠地按在床上拷打

箱根的玻璃之森美术馆在毛象竟然有账号耶!点进去看日常会发一些馆内的花草和工艺品,想起了当年去参观时被湖畔公园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各种玻璃植物和远处的富士山美到失语的景色…非常可爱的小美术馆,不知什么时候能再去一次 :ablobmeltsoblove:

有的黑帮大佬在公共场合扇妻子巴掌,有的黑帮大佬因为不想打女人所以特意带妻子过来让妻子扇对方巴掌(……

Show thread

把人打成猪头,但是没打死,就不算杀人未遂。
冲着警察挥巴掌,没打到,也是袭警。

《研究发现 Mega 的文件加密容易破解》 云储存服务 Mega 有 2.5 亿注册用户,1200 亿个文件,逾 1000 PB 存储空间。Mega 的一大卖点是文件加密,该公司宣称没有其它云储存公司提供端对端加密,表示只要密码足够强其他人都无法访问用户储存的文件,即使它的基础设施都被扣押。研究人员发布报告指出这一说法并不正确。Mega 用于加密文件的架构充斥着基本的加密学漏洞,只要用户登陆的次数足够多,控制该平台的人很容易执行密钥恢复攻击。恶意者可以破解加密的文件,甚至在用户账号下上传恶意文件。Mega 在 3 月份收到了研究人员的报告,本周释出了一个更新,加大了攻击难度。但研究人员指出这并没有修复他们所发现的密钥复用等诸多问题。 | solidot.org/story?sid=71917

除此之外,这几天还有一位友邻的反馈,也让我感到心情复杂。而且能感到还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犹豫了两天还是觉得应该讲一讲。(长篇信仰冒犯及创伤预警) 

一位多年前认识的出家人友邻给我留言,语句间谈到希望我多谈谈在佛门中同样存在的对女性的歧视和精神控制、性虐待,甚至还暗示了之前龙泉寺方丈(佛教协会会学会长学诚)等人对女尼洗脑和诱奸的事件,实际至今没有休止。然而更多的情况她不敢公开讲。
我豆邮回复,表达了对这件事还没结束的震惊,也认为该更进一步把真相告知公众。然而她回应的意思仍然是“严重到我们不敢说”“居士们对实际情况都不了解”。
这次交流唤醒了我和另一位佛教徒朋友交流的回忆,其实也就是在三四个月前。她是我大学时代就认识的朋友,为人单纯率性,一直学业优异,对学术也非常执着,是我最欣赏的朋友之一。在认识的所有人中,她也曾是我认为最可能在学术领域有所成就的一位,每次和她交流都有极大的收获。
但大概去年开始,她的朋友圈一下子就被各种佛教相关的宣传占据了,有一些是佛学课程,也有一些是公众号的文章,更新频率高到平均每天三四条,少时也一定每天至少发一次。
我没敢问,起初猜测可能是一时的热情。她对佛学有兴趣我一直知道,我也有,以前还讨论过,我完全能想象她亲近佛教是多么自然而然。可是当我去看她分享的内容,再对比以往和其他居士、出家人朋友打交道的经验,又确实感到了担忧——因为她发的佛法课程和文章,几乎全部来自于同一个团体同一个讲师,而分享时说的话,也越来越明显像是推销课程和照搬文章中的语句。同时所有与此无关的信息都消失了,没有生活、学术,不再谈以前关注的书,更别说参与社会事件的讨论。这和我认识的其他值得尊重的佛教徒不太一样。
也就是说,我这位朋友的个性完全看不出来了,变得像一个安利机器人——只不过这个机器人卖的不是东西,也不是什么投资机会,而是单独某一个“法师”及其团体的所谓“课程”和活动。我去年甚至怀疑是不是她被盗号了,可是看到她的豆瓣同时也出现了这类分享,我知道盗号的概率不高。
直到不久前她主动找我聊天,我赶紧控制有些激动的情绪,试探询问她生活的情况,然而除了很客套地说“已经回国了”“很好”,就再问不出其他,倒是她很关心地问了我现在的状态。我本想慢慢展开,让她多讲讲自己,但随后她很快又转回到了给我“推荐课程”的话题上。我的心就有点儿凉,但也没正面拒绝,只是顺着这个话题,继续尝试像以前那样和她就佛学理论做一些讨论——我甚至还有一个心思是看看对方能否进行这样的讨论,以便确定她仍然是她,而非冒名顶替者。
然而讨论没有进行多久,虽然不是太顺畅,可也够我知道这个人的确是她了。所以当后来的交流一次次被她拉向“你去看看课程视频吧”,我一边应着说“好”,一边非常悲哀地意识到:我要失去这个好朋友了,而且还是以我从未想过的最最悲哀的方式失去她……
后来一段时间,她继续给我转发那个法师的课程,我顺便又试过两次和她讨论佛学问题。但结果最后都不过是她说“我能有什么观点呢?我太无知了,所有的知识都在佛法之中。你去看课程吧”。此外就是一遍一遍复制那个法师的话或者公众号文章里的句子给我。
我的朋友被洗脑了,很明显,这应该没有头脑比较清楚的人还会看不出来。我不可能不担心她真实的处境,作为一个曾经和我一样热心女性权益问题,性格自我更独立有主见,甚至身体都非常强健也有很开阔视野的女性,她怎么会被变成这样的呢?到底她经历了什么?她是怎么被变成不敢和我说到自己生活细节的?为什么不仅不再谈论佛教之外的话题、书籍,甚至连与那个法师无关的佛学理论都明显在回避?看上去她跟着那个团队去一些地方“修行”(其实也是付费旅行),那么她如今又是在做什么工作呢?甚至还有,她的同学导师是如何看待的,他们会怎么想,为什么他们也没办法帮她恢复清醒?
我当时就也有想到龙泉寺方丈学诚事件,真的好害怕和担心,于是跑去网上搜了那个她跟从的法师的信息。但能找到的大部分都是课程和活动,只有一个论坛里冷清的版面下,有一条触目惊心的留言:“XX法师是邪师。但是被他控制的人太多了,他们势力太大,我不敢说出来,实在是不敢……”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佛学理论有兴趣也纯粹是因为其中的哲学精神,何况原始佛教事实上也仅是一种观看和解释世界的方式,内核就是无神论的。也是这样的原因,我在有机会认识一些出家人和居士时,都和他们有稍多的相处交流。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给我非常好的印象。然而不得不承认,佛教界内部似乎是存在着一些非常可怕的邪教势力团体的,佛教变成了他们发展下线的诱饵,而一旦被吊上钩,他们就有极大的力量控制住受害者,牢牢捂住Ta们的嘴,把Ta们完全变成傀儡、祭品、玩物不说,还会同时胁迫其他佛教界可能知情的人不敢说出去,于是外界几乎是完全无知的。就算像学诚事件这样,终于有了几个出家人宁死不屈的揭发,最后居然仍然能被大事化了,迅速被遗忘了……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龙泉寺方丈和他的同伙对女尼和居士们做了什么,不知道有多少人仍然想知道那些揭发他们的出家人如今是何处境,那些被他们性侵强奸诱奸的女性又都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可是结合以上我能获得的这一点点信息,已经足够让我感到毛骨悚然了。尤其是意识到我的朋友可能在其中,仍然被控制着,而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更加毛骨悚然……
很抱歉说了这么压抑可怕的事,这两天我虽然会想,但自己其实都有一种回避的心理,试图让自己把这变成“别人的选择我不该干涉”“信仰自由”,以便默许下来。然而我仍然非常不安。那另一位出家人朋友的“不敢说”,恰恰印证了我对朋友的担忧不是凭空而来的。
可是怎么办呢?怎么办…… 我到此刻仍然不知道。只是太难过了。我的朋友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啊,是曾经可以并肩作战的女性,怎么她也会落入陷阱?那么我会不会?这世间到底有多少陷阱存在着,但人们却“不敢说”?

整个事件过程里,女儿一直在试图保护父亲,父亲动手也是出于保护女儿的本能,而口口声声为了保护人民的人民好警察,成功通过拙劣的演技把两位如你我一样普通的人民生生逼成人民的对立面锒铛入狱,这盛世。

Show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