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新置顶 新关注必看 

很荣幸和大家一起颠覆国家政权!这个账号主要是记录生活点滴,建政,倾倒黑泥,搞kpop,发裸照和性生活,分享好吃的,记录梦,研究画画,转发大量我想转的嘟。所有内容禁止无授权转出fedi⚠️ 不欢迎反跨人士和粉红
因为种种原因,最近的关注请求基本都叉掉了,尤其是主页只有建政的账号,最近没怎么建政,也许没多少因为这个关注我的人。如果有其他原因关注我的朋友,比如搞kpop,看我画画(?)或者想看我做饭(?)……
可以DM我,会结合主页活人发言率以及我的心情酌情考虑通过(感觉是很自大的宣言,但建议想关注我的朋友们看看)

Pinned post

第十一季,开个新的DW嘟文串,剧透警告 

啊啊啊啊感觉新任doctor是女同(以及各种其他性别性向的酷儿)会喜欢的类型,啊啊啊啊啊啊啊反正我很喜欢,我为泛性恋代言(?)真的好可爱,完全想不起来doctor之前是个两千岁老头子这件事

Pinned post

男团品鉴会 嘟文串 

开一个新嘟文串记录我听kpop男团歌,主要是为了研究我之前觉得男的很难创作出有深度的作品这个猜想。欢迎大家给我安利有好作品的男团,歌好听也可以,想听好听的歌!
题外话是,我目前觉得最浪漫的韩语单词竟然是“切拜”,之前看韩综一直觉得这个词听起来好有趣,加上说话的情境和语气,感觉很微妙。这两天听pentagon的歌,忘记哪一首了,里面有句歌词里有这个词,啊啊啊啊啊啊唱得也太好听了,不知道是谁唱的,我真的好喜欢那句。好恳切,好喜欢。

Pinned post

之前有一个tag 我用来记录自己每天做的最空虚的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后来忘了有这个tag,也没写几次,决定再开个 来记录我每天都进行了哪些爱好,也相当于简单的日记了。

Pinned post

@Draper @board 笔录签字这个是基本躲不掉的,有的是方法让签字,个人在实务中接触到最多最有效的方法是写“以上笔录与我所说的不相符/不一样”,只要这句话有涂改痕迹这份笔录效力是很低的,而且经常出现不仔细看这段签字结果当庭翻供的情况

转:新疆奎屯市动物救助站4700多只狗狗, 急需狗粮、大米、玉米面、麸皮、至少160吨煤,600元/吨,给帐篷中的狗狗们生大铁炉子。crowd.dreamore.com/h5/project/

地址:新疆伊犁州奎屯市开干齐乡园艺场 联系人:党姐、vx,zfb手机号可收:13809921293。

好久不通快递了。支持狗粮,请选新疆本地发货(不需另加运费)的“麦富迪”或“力狼”狗粮。基地有周边卖馒头、卖玉米面、麸皮、被褥店的电话(私信原博要电话),因为在当地, 很快就能收到。
@dog

源:weibo.com/6330329177/MgXVH2wLY

求助!@board @Leeing
昨晚参与成都protest的朋友被关在龙泉驿分局,请方便的朋友帮忙拨打电话,要求放人。
打电话或者转发都是帮助,非常感谢。
消息来自昨晚参与protest的朋友,确定及肯定。

广州某小区,有个男人因为烦儿子在家上网课,把儿子扔下来,13岁男孩,死了。

室友转了一张“普陀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出具的《关于全面恢复疫情防控相关工作机制的通知》提醒大家小心,里面说“从即日起,全面恢复大上海保卫战期间疫情防控相关工作机制”。我恨,这是人能写出来的句子吗?

应该是最后一条 

一开始没到春熙路广场上去举牌子,在孙中山像那里举了一会儿,特意站在了标语的“民主”“自由”两个词前方,把纪念的花束放下。甜的老公给我们拍了照,后来在进警察局之前删除了,情况紧急没有来得及备份,十分遗憾。

当时根本没人注意到,我们太安静了,字也还是不够显眼。五分钟左右有个光头大叔,一看就不是好人,在那儿拍照,踌躇,离开了两步又走回来,我们立刻警觉,甜的老公从暗处走出来准备保护我们,结果大叔对我们说,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被捕,记得不要轻易说话。总之就是把我们出发之前已经认真学习过的注意事项又一句一句非常详细地给我们再说了一遍,过程强调了不下四五遍“注意安全,不要害怕,有很多律师愿意帮助你们”。
我听着听着眼泪就一直往下掉,也没手擦一下,一句谢谢都哽在喉咙里没说得出来。这种震动和鼓舞真的难以用语言形容。后来站到春熙路广场上,被捕之前没多久,有个男生从很远的位置冲我们比大拇指,我看到以后点了点头,他也点点头,离开了。

这两天收到很多很多的慰问,说辛苦了。我觉得没什么辛苦的,我们甚至已经很怂。写海报的时候有一版上写了“自由,勇敢,平安”,我再三斟酌,决定不要放这样的字眼,有“煽动”之嫌。也没有参加游行,就是担心群众活动被定性的话风险会更大。我们孤身行动不是勇敢,恰恰是想好了扮演“被煽动的无知群众”这一退路。比起那些大声喊出“下台”“自由”的人,我们实在是羞愧难当。
但我还是想要记录这些,不只是为了我自我的排解和疗愈,更重要的是我切身感受到了乌衣当初那些文字的力量。进去了也没那么可怕,恐惧来源于未知,当你已经知道他们也不过如此,就没有那么害怕。

接下来的时间,镇压会更恐怖。放我们出来的时候警察也做了威胁。所以我应该会加快留学的进程,乖乖苟到出去再说。也不建议各位再去冲塔,TL上相关的建议已经很多,我就不再赘述。

我想说的是同路人比我们想的更多。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微博上和人争辩,或者为了微博的舆论环境感到绝望和愤怒,那都不一定是活人。回归身边的朋友,寻找现实的联结。

我们的另一位挚友,北禾,作为摄影师,和她的男朋友去了乌鲁木齐中路,拍了照片,我发在这里。她昨天一直在责怪我没有告诉她就行动了,我说微信不安全。出来以后我第一时间跟她说,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但太不安全。断断续续用半遮半掩全靠意会的方式聊了好久,她今天跟我说,我为你骄傲,但不要再去了。你是作家,不是社会活动家,活下来,记录。
另外一位同样写作的前辈朋友今天给我发了一张截图,大意是未来会有一批华裔用各种艺术形式记录这三年,然后给我提了好几个移民作家,最后说,要平安,走出去,成为这样的作家。我几近落泪,无以言表。

大家,活下去,记录吧。

睡醒了,再回忆一些细节 

27号下午靠六点的样子,我们俩的分开审讯都已经结束,当时允许我们坐在一起,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结果警察进来给我们签传唤书。
甜当时就说不能签,签了我们就成了嫌疑人,接下来他们有权审讯,就是跟做笔录不一样了。我都愣了我说如果他们之前他们没有权力审讯刚才我们经历的是什么?那房间里就跟电视里一模一样,铁椅子都带手铐的!(虽然没铐我)

然后当时法条还记错了,以为传唤完最长羁押时间会变长,但实际上签不签传唤书,警察局的最长羁押时间只有24个小时,如果他们在这个时间内找不到直接证据,必须放人。朋友们切记,一定要据理力争,找律师。

我们当时不肯签,要求打电话,见家属,无果。僵持了一会儿,送传唤书来的警察很年轻,给我们一再保证这个只是走程序,不要让他为难。最后我们没办法,签了。签完以后又是等待。我们开始询问看守的警察怎么回事,他本来不肯说,最后叹了口气,无限同情地漏了一句话出来:你们这个事情闹得很大,要等市政府决定了。

说当时没慌是假的。我们俩对了个眼神,她用口型说:怕死了吧?

没多久就抓进来两个男生,一个男生带耳钉,另一个男生造型非常像切格瓦拉,手里拿着一本已经被翻得破破烂烂的硬壳大书,正在跟警察争执不要看他手机。警察不理睬。我听他们的对话,两个人是因为在春熙路给铜像戴口罩,就被捕了。耳钉男据理力争说我们就拍个抖音搞笑段子!警察同志你不觉得这个搞笑吗?警察冷漠地说不觉得,你手机也交出来。结果交出来一查,干干净净啥也没有(机型非常旧,没有保护壳,绝对是备用机。我当时就知道这是有备而来,这两位是我们的真同志)警察说你说你拍抖音,你手机里怎么抖音都没有?
耳钉男有点结巴,没解释得出来。我都替他着急,就说我们做账号都是电脑上剪辑,手机只是初步拍摄啊笨!
还好警察没在这个事情上追究,又跑出去不知道干啥了。他们俩试图跟我们俩交流,被看守的警察喝止。甜也想交谈,被我拉住了。我当时的顾虑是不要被警方找到机会扣帽子我们是一伙儿。“独立、自发的行动”相当重要,可以迎合他们的叙事扮演“只是被煽动的无知群众”这一角色,一旦被认定有组织有预谋,就很难脱身。
于是那位切格瓦拉就坐在地上开始看书,时不时地跟同伴交流,我听了一些只言片语,是诗歌理论。当时我掩在口罩下笑得不行,我信你们个鬼的拍抖音哦!

但没多久他的书就被没收了。我们被迁移到另一个宽敞一些的“等待室”,也就是囚室。接下来我们即将在这个房间度过一个夜晚。

在后面无数支离破碎、小心谨慎的交谈中,我们得知他们俩就是要去望平街的。只是还没开始,两个人想搞点行为艺术,就直接被捕了。当时警察还讲了两句话:“好玩?春熙路上还有毛主席(其实是孙中山啦傻逼),你怎么不去给他戴口罩?你怎么不去天安门给毛主席戴口罩嘞!不敢?那你不是很清楚这是个什么性质吗!”

那位切格瓦拉试图和甜交谈的原因后来我也知道了,他们竟然彼此是有微信的只是没聊过……他们俩都写诗,很多年前因为诗歌比赛加过好友,认出来了。当时的场面非常吊诡,我们身陷囹圄,但我们在谈论诗歌。

接下来又抓了三个人进来,原因是一个人举白纸,另外两个人在旁边拍视频。拍视频的人坚持只是路人,不认识举白纸的人。后来也确实把拍视频的先放走了(他们全程无交流,拍视频的人还一直说“你们抓他就行了管关我什么事”但最后走的时候还是给留下的人递了个眼神)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被无故扣押了五个小时以上。

中途切格瓦拉在玩座位下方不锈钢杆子上的手铐,把自己的手套进去了。当时看守的警察是这一晚上对我们最好的人,他允许我们摘下口罩,热就给开空调,防护服意思意思套着就行了不用穿那么紧,虽然规定不能聊天但时不时聊两句世界杯,还公放了一些世界杯,就是给里面的人听的。我觉得他心里是有数的,而且情感上站在我们这边。他同事跟他交谈,认为我和甜举乌鲁木齐字样绝对不是为了火灾,要查是不是疆独,他意思就是不要把问题搞复杂嘛。后来进来扫了我们一眼,长吁短叹地说你们做事情要注意方式方法嘛……(我解读为他的意思是抗议注意不要被捕)当时他看到切格瓦拉把手套进了手铐,开玩笑说你试试。切格瓦拉直接把手铐扣牢了,我们都愣住了,警察笑得瘫在椅子上说你是不是瓜啊!切格瓦拉还很震惊,说这跟小时候玩得不一样,小时候那种一摁就打开了啊!我说你是不是没有常识?他抬起头非常单纯地回应我:是啊!
最后警察过来给他开了,让他坐好。他也不坐好,一个人蹲地上蹲了一会儿,开始笑,笑得浑身抖。警察问他笑什么,他也不说,过了会儿甜也开始笑,我说咋了,她说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很荒唐吗。我说是很荒唐啊!但我不会这样笑出来。哇你们诗人真的是让人搞不懂!

关到快十二点(不确定了我没有手表)那两个拍视频的,和给铜像戴口罩的都可以走了。切格瓦拉说我可以不走吗?他看着我们三个举牌子的人说:我要走就跟他们一起走。
警察没管他,他就又走回来,靠在椅子上,静静地和我们呆在一起。
没多久另一个警察来了,叫他全名,喝令他立刻离开,他还是那种看起来很无知的口吻问:我不可以自愿留下吗?
警察说这里是公安局,让你来你就得来,让你走你就得走。
切格瓦拉说我只是想和他们在一起。
警察马上警觉,说你们是一伙儿的?
切格瓦拉这才没办法了,起来收拾了自己的衣物离开。

他和同伴某种意义上避过了一劫,没有去成望平街,但是也错过了一场宴会。对他来说一定是一场宴会。他身上有殉道者的气息,我觉得他不是因为无知或好玩才把自己拷起来,他是主动受难的。他离开以后我闭着眼睛在保留精力,觉得我能理解他。我的同胞在受苦,我跟同胞在一起。

@self @board

这个昨天我也想说。但是昨天大家的基调是更好的防备保护自己。我不想在大家疗伤喘息的时候,指指点点大家的口号。

但其实,8964就是因为没有团结市民工人农民(端传媒报道过大学生还有意排斥热心参与的工人,我今晚选关键段落贴出来),最后只有学生苦撑,最后才那样的。

口号应该集中在一句“不要核酸要吃饭”,然后喊各地困难情况比较突出,引起广泛注意的,比如“新疆牧民要吃饭”“河南菜农要吃饭”“瑞丽市民要吃饭”,“”北京要吃饭”“上海要吃饭”“武汉汉正路要开张做生意”“兰州孩子要看病”。

喊具体诉求也是一种办法“反封控,反核酸,反方舱,反对官商勾结核酸造假”。

另外,今天听到了办公室同事对“下台”这句的反应,他是这么想的,喊“反对封控”我理解,喊“自由”“下台”,太危险。既然那么危险还有人喊,一定拿了足够多的钱。这个思路我一时间无可反驳。他的脑回路里,恐惧根深蒂固,听见这个吓都要吓死了,除了另外有人给了让人不要命的、足够买到你一条命的那么多钱,想不到有其他可能。

别急着嗤笑和鄙视。这其实很有代表性!我支持这个老先生,这是89前辈学生生命鲜血的教训。

所以,我个人的建议是,先让出门,先别捅嗓子,先吃饭,胜利果实一点点来,再慢慢谈别的。就像吃烧饼也不可能一下就吃到第九个管饱的饼。前面八个你也要一个个来。

最后,由于官方长时间铺垫,“境外势力”已经成为纯路人第一时间想到了。喊具体的、本地的口号有助于反驳这个。

如果有人被抓了,大家呼吁放人,路人问,

“这个娃娃为什么被抓了?”

“他/她因为喊人权自由习近平下台被抓了”

“他/她因为喊反封控、反方舱、农民市民要吃饭,所以被抓了”

哪个会更容易让路人问出“凭什么抓呀?!”

听说有的地方开始随机查手机了,翻你有没有那些个app。
简单教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把中年之人最喜欢的那种五星红旗口罩整一个戴上。
查手机的晶哥估计看你一眼就认可成分予以放行了。

@urio390 确实是三个绝佳的例子证明ccp和父权制有多intertwined,无法分割:spam bot从中文城市名到昨天拓展到英文,用的是中国网警认为最有效的招嫖广告;铁链八孩母亲背后是一个巨大的农村拐卖妇女网络,为农村失衡的性别比和生育率计他们根本不愿意改变一丝现状;唐山事件也是这些年性别比失衡所以越演越烈的男人在公共场合对女人施暴还能get away的一个最atrocious的案例。对于ccp这个结合了这块几千年来的厌女传统的政权,为什么中国女人最愤怒、抗议冲在最前面太好理解了

Show thread

最近有一些三无账号过来请求关注,没头像、没原创、id是乱码。通通回绝。应该网警进驻毛象了。肉身在墙内的象友能锁嘟就锁嘟吧。

新疆早就一天查三遍手机了,中国其他地方早晚也和新疆一样,陈全国镇压新疆的集中营、所有手段,早晚要用到全国人身上

在新疆,你手机里有被中共禁止的73000项内容之一,就会被逮捕。

不知道为什么,手机里只要有日本乐队不洁坟冢(Unholy Grave)的《因果》(Cause and Effect)这首歌,也会遭到逮捕

等到全国人都被关进集中营、方舱,习近平的死期也到了

cn.nytimes.com/technology/2019

你爹的为啥在台湾人明确说不想被中国人称为同胞的转帖下面,还有人说谢谢同胞啊,不需要的脑子可以去换不锈钢脸盆。
看到这个我就想起来娃粉叫舒华中国女人,感觉好恶心好羞愧,舒华也有港台粉丝吧,不知道这些香港台湾人又怎么看无耻的中国粉丝,无耻的中国人。

请大家注意这是假消息,是esu人将跨性别姐妹的父亲手机号装作黑警手机号放出,借机骚扰跨性别姐妹的家人。请大家帮助扩散,不要让恶俗人借民运的力量迫害跨性别姐妹。#辟谣

据亲历者讲述,成都参与抗争的大多数人都已释放,但维族人没有。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