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醒之前的梦好搞笑,好像是我和几个人在一起大冒险还是什么,在那种儿童游戏画风的地方,很明亮,到处都是草坪,植物,时不时有各种boss出现阻拦我们。
我的同伴有不同的技能,当时前一个boss还在后面跟着,又迎面遇上了新的,我们只能集火攻击一个boss,但它还在追我们。突然有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我)说“有芥末!”,我们就把芥末扔进boss嘴里,解决了一个。
然后发现另一个boss,一个龙头人,它在一家牙科医院门口停了下来,害怕但跃跃欲试的样子,我就把它带进了医院里,找了个医生给它看牙,这样又解决了一个。
医院里有很多年轻女性,可能是老板的徒弟?属下?反正我看到一个医院的传单上面,有对我和同伴的“格杀令”,其中一个女的看到我看传单,笑着(但恶狠狠地)对我说她们本来也要杀我们的,但老板竟然默许了你们进来。总之她暗示老板对我很不一般,但老板也是boss啊,感觉陷入了什么万人迷攻的情感纠纷里。

梦到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打开小屋的门发现悬挂着一只人头大小的大蜘蛛,梦里大家说这一定是人工培育的品种,会造成生态污染的……
还梦到有一只黑色为主的短毛,长腿,长嘴小狗,委屈巴巴地跳上床趴在我身上看着我,好可爱,好可怜。

早上梦到有个女人的对象是一条鱼,她找了他很久,打算和他在水里相守,但最后鱼截断了自己的尾巴托着她送回了岸边,女人醒过来之后哭了。

草,突然想起来一个梦的片段,应该就是这两天的梦,因为现实中没发生过所以我确认这个记忆是梦……
我梦到我的小企鹅吮吸玩具复活了()好像是有人拿着它把玩,突然给摁开了,它就开始嘟嘟嘟响个不停,我尴尬地一把抢回来,惊喜发现它又能用了……

早上在闹钟响之前就醒了……只记得一点梦,好像是谁研发了一个药剂还是什么玩意儿,可以把新鲜辣椒变成虎皮的……
感觉很怪,想要虎皮辣椒就煎一下呗,把新鲜辣椒的形态直接变成虎皮的,但味道也还是新鲜辣椒吧,不经过油煎那个过程要怎么变得香香的,而且用的还是小米辣……谁用小米辣做虎皮辣椒啊!不过是梦,就无所谓了

呃呃呃呃又梦到阿毛……梦到我还在医院没出院,然后在手机上和她微信聊天……
干啥啊时不时这样梦一下,现实是我朋友圈被她点赞都会觉得尴尬不知所措……

今天早上断断续续做好多梦,四点我又醒了一次,这几天一直四点多醒过来,然后七点又被抽血,中间做了不同主体的梦。
最早的不记得了,第二个 在我又睡之后也忘了,但我记得一个片段,是我打开淘宝看到十几个未发货,都是我昨天下单的零食(实际上昨天只买了三四件……)
还有一个梦是我在网上看一个以前的中国节目,也不算是节目,就是邀请了各种明星,一人一句大合唱的那种视频。我点进去是因为据说这里有泳知(现在感觉好好笑,妹妹才出道几年,怎么会在以前的节目出现)
里面出现了七八个韩国人,还有名有姓的,我估计是我在kpop界冲浪的时候看到过的人,不知道名字能不能对得上,唯一记得的是文星伊,但她唱了句我觉得很奇怪的歌词,大概是说“我不止是公主,而是queen”

早上梦到“我”在一个学校里经常被欺负,同学似乎都是高中的,后来我经常和一个人通信被发现了,要逃跑,就抢了一个男的的冲浪板从学校泳池下水道里逃出去(地铁跑酷后遗症吗,为啥是冲浪板)泳池的下水道居然连着一个滑梯,水上乐园里那种,滑道里流着水的那种。
后来我绕了个圈又回学校了,这次出逃我错过了运动会,浑身湿漉漉的,头发又脏又湿,不知道为什么我被人带去老师办公室了,是我高二的班主任,有很多同学在,她们在看运动会上的照片。然后有个没那么敌视我的男的经过,和我打招呼的时候摸了摸我的头,摸到了点脏的东西,我尴尬地笑着说我还没来得及洗头,只是先打湿了头发,然后他有点无语地走了。
接下来我往宿舍走,经过洗澡的地方发现没什么人,就打算回宿舍拿了东西立刻去洗澡,还没洗呢就被我妈叫醒要吃饭了……在医院里洗不成澡还不能让我梦里洗一下吗,遗憾。

呃,上午突然想起来早上的梦了,早上没想起来是因为一醒就接了我妈的电话,一打岔就忘了,但可能冲击力太大所以我印象很深,还记得一点。
总之梦里是我在上学,有个男性朋友向我表白…… 我非常惶恐满脑子都是“可是我爱女的”……只记得这些了,具体这个学,这个男性朋友现实中存不存在我也不清楚。

神奇,梦到练习生时期的skz在一个舞台表演少林武功之类的东西,然后不记得了,好像是黄选,也有可能是李糯,踢腿的时候鞋飞到了观众席……然后我就被叫醒抽血了……

梦到我被一个老师要求跟着一个古风的视频,用一种类似琵琶得弦乐器演奏,我说我不会,老师非要我弹,我就把琴横着放腿上尝试像古筝一样弹,我本来想回忆一下弹小时候练过的钢琴练习曲,但也失败了,我就跟着视频里的背景音乐,听一个音弹一个音。
后来来了一个大师,听了我弹琴之后说我很有天赋(?)要教我,我还是像刚刚那样把琴横着弹,大师也没说啥。不过教着教着突然变啊教我做菜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梦到我为了查案,吃药变成了女的,好像“我”是一只海豚人,我认识的两个人从一个地方回来之后受了伤害,所以我决定亲自去看看在那里会发生什么。
两个保镖带着我往里走,好像是个工厂之类的,途中有个“人”往我身上扑想睡我,被我制止了,还借此要求保镖给我穿上衣服,我那个时候就是海豚的形状,但还在直立行走……
后来一个女的带我去一个超大的房子里,进去里面黑乎乎的,只有一些黑乎乎的小光点,原来是游泳池,或者生态箱,一半浅水区一半深水区,里面有其他的鱼。我在岸上复习了一下海豚的游泳姿势,感觉回忆起来了,我可以像海豚一样游,下水尝试游泳,发现下水之后阻力很大,比我想象得更累。
梦的第二个情节是我去吃饭(或者是买肉做饭)本来是猪手,不知道为啥变成了人的上半身尸体。
还有一个,啊啊啊但我不记得了,回忆海豚人的时候把那个梦忘掉了。

刚刚突然想起来,早上好像梦见我做饭,炒了一个菜之后做第二个,要用那种荔浦芋头做,然后我从头开始给芋头削皮……等第二道菜做完,前一道菜也凉了吧。

呜呜梦到穗珍了……梦到她以前和黄铉辰,韩知城,还有上过jessi showterview 的一个rapper mushvenom(不知道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短暂地组成过四人组合(太神奇了cube和jyp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吧)
他们还在练习室拍了一个唱歌的视频,穗珍是短短的学生头,唱的歌没印象了,他们四个人一人一段儿,黄选的部分有一个他手的特写,手上有蜘蛛网形状的半透明黏液,这什么,好色啊,然后下一个人的部分就是被蜘蛛咬了,梦的灵感应该是来自straykids的歌吧。
这个组合现实中没有存在过,以前黄选和穗珍有过合作舞台,应该是我的灵感来源,嘿嘿。

啊啊啊,梦到大学室友,怎么又梦到我回去收拾东西毕业,好累啊!

不知道是不是被另一个屋上网课的声音影响了,刚刚梦到我在做卷子,好像是语文卷子,还写了作文的……啊啊啊好讨厌这个梦

啊啊啊啊做噩梦了 

一开始还挺好,梦到我在学校,小山来找我玩,我还和一个男的聊了几句,发现他说话不过大脑把他赶走了。然后我就和山开心地聊天。
后面我正在自习,我爸突然来找我,我和他出去在走廊说话,他给我塞了瓶水,然后开始哭诉他有多可怜让我帮帮他。本来他还是正常的样子,不知道啥时候变成了魔戒里那个咕噜的样子,整个人干瘦,牙齿全都坏死了,还没了一只小腿还是小臂。我也痛苦地哭了,让他去找他的兄弟姐妹,找他的爸妈负责,说我妈都不让我为她负责……最后吓醒了。
好搞人心态……

梦 

啊啊啊啊,怎会如此,梦到我去阿毛的学校找她…………………………………………我确实去找过她,不过是高中的时候,我梦里也是去高中。

梦到我跟朋友去看电影,要去七楼,那个楼里有各种好玩的设施,我们都想玩,但是电影不知道啥时候开场,只能忍痛走掉,但我们打算看完电影再玩。真的很好玩啊,比如我路过了一片放了很多毛绒玩具鱼的地方,走过去的时候鱼会张嘴夹住我,我要不被它咬住。
走过去之后梦又变了,梦到了高中同学wl 在和一个男的搭讪买海葵,然后剧情就变成了围观w和另一个人撕逼。
后来又梦到我在混泥,好像是我要卖的史莱姆出了点问题,不好混,混出来看起来像腐肉,咖啡色、肤色、白色的混合,啊啊啊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泥。

梦,微量nsfw,男的,有点恐怖的尴尬梦 

梦到有个男的来我家找我,炮友,梦里我很害怕,因为上次他也来了,是那种很阴郁的,感觉会很暴力的。我还不是在我自己家,我是在外婆家,他来了之后和我说了几句话,我就很害怕地把一些会让他伤害到我的东西锁进柜子里了,比如过一把锯子,超级大的锯,我一边应答着他一边拿了锁想把柜子锁住,然后怎么样都锁不住,那个锁有问题,一摁就开了,我快急死了,最后担心把他吸引过来就放弃了。我坐在沙发上看他在屋子里转悠,有点害怕的同时,我下面居然在流水,希望这个人狠狠草我…………………………………………很不愿意承认这是我的梦,都藏锯子了怎么还想着睡人。
后来他坐到我旁边手搭在我肩上要跟我说什么,突然门口有人敲门,我一看是我妈我外婆还有我家的各种亲戚,是的,今天亲戚们一起吃火锅。 我开了门之后不知道怎么解释,啊啊啊啊啊啊崩溃,为啥会梦到炮友来我家啊,有病吧。我扭头看了看那个男的,感觉他长得还挺年轻,就出去说我同学来找我拿东西,然后他就出门走了。我能感觉到亲戚们那种审视以及暧昧的视线,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好尴尬。还好现实中没这个炮友。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