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并不只是一个代号,而是我的一部分。对自己名字的不喜欢,久而久之,变得总想避开、掩饰,像是对自己的不认同。换一个名字,也许并不能带来一种开始新生活的热情,并不能改变原本的自己,但若能使自己喜欢接纳,又不碍着别人什么,更换一个名字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当做是一种自我剥离,露出里面崭新的样子。只要寻常、简洁、不引人触目就好。(文|读者:埃米)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HRfr3md

我们享受着母亲像经营菜园子一样守护着温馨的家,却忽略了母亲就像掩埋惊喜一样习惯隐藏的内心。那天是我陪护住院的母亲。我躺在母亲旁边的黑夜的围裹第一次让我和母亲离得那样近,不知是哪一次短暂的沉默间歇,母亲开始了她的倾诉。我意识到时,母亲的诉说已无法停止。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一直以来,母亲性情平和,寡言少语,很少发脾气,甚至对我们的爱也是淡淡的。大喜大悲的情绪仿佛被母亲密封在一个容器里。我们享受着母亲像经营菜园子一样守护着温馨的家,却忽略了母亲就像掩埋惊喜一样习惯隐藏的内心。 (作者:彼岸)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HkMwpCr

“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导演,希望死之前努力成为其中之一,但现在还不是,至于40年的拍摄生涯,有时就是为了糊口,要赚钱。因为我不懂做其他的事,又没有资格做舞女,于是就继续拍电影。”——许鞍华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许鞍华没那么形而上的做事方式与香港人务实的社会文化有关,也与她个人的求学、思考经验有关。当年,她在港大学文学,英国学电影,读很多理论,但总觉得落不到实处。后来,有“学霸”朋友提醒她:“去解决具体的或是限乎计划的抽象的问题,当你逐个计划去解决,就会踏实开心,感觉自己能做事。” 许鞍华抱着这样的态度拍了很多年,后来才开始思考身份和宏观的文化取向问题,这种转变,影响了她后来的《天水围的日与夜》《黄金时代》等电影。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sys_link: shop.sc.weibo.com/h5/goods/in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FNhbKad

一直以来,母亲性情平和,寡言少语,很少发脾气,甚至对我们的爱也是淡淡的。大喜大悲的情绪仿佛被母亲密封在一个容器里。我们享受着母亲像经营菜园子一样守护着温馨的家,却忽略了母亲就像掩埋惊喜一样习惯隐藏的内心。 (作者:彼岸)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Es6bGt5

我有时会想,甘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他会让人这么喜欢。我听过一个说法,说可能大家无法在六个人里选出最喜欢的一个,倘若让你选六个人之外的朋友,无一例外,都会选甘瑟。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今年5月《老友记》剧组世纪大重聚时,泰勒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和观众见面。画面中,他神色憔悴,但始终面带温柔的笑。他跟大家说,“这是我人生里最难忘的十年”。作为观众公认的“第七位好友”,十季的常驻卡司之一,甘瑟早就成为《老友记》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尽管有心理准备,“甘瑟”离开我们的消息传来,还是让“老友迷”们心里发酸。 (作者:同姝 王有有)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DZ7lHtB

今年5月《老友记》剧组世纪大重聚时,泰勒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和观众见面。画面中,他神色憔悴,但始终面带温柔的笑。他跟大家说,“这是我人生里最难忘的十年”。作为观众公认的“第七位好友”,十季的常驻卡司之一,甘瑟早就成为《老友记》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尽管有心理准备,“甘瑟”离开我们的消息传来,还是让“老友迷”们心里发酸。 (作者:同姝 王有有)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DlxgW4i

所以,到底谁是谁的凝视对象呢?费兰特提供了最准确的回答,她说:“友谊像坩埚,所有积极和负面的感情永远在其中沸腾。”整个“那不勒斯四部曲”,或者整个女性书写的历史,应该是“我”的碎片、被压抑的“女性”的碎片的一种互相观照,互相补偿。
对于建立在碎片、矛盾之上的女性自我而言,镜子是一种我们不该沉溺其中的东西,只有摆脱镜像的暴政,女性才能看见对方,看见自我。(文|索马里)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yqGozP3

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之下,我们的工作环境和工具都“线上化”了,所有人都在网上,而元宇宙作为虚拟空间的一个新事物,它需要大量的作品来吸引人。熟知现实世界建构的建筑师,在元宇宙里从事虚拟空间开发,将会是未来很重要的研究和设计工作浪潮。
在扎哈 · 哈迪德建筑事务所的合伙人帕特里克 · 舒马赫看来,未来人们将不再需要从不同的接口进入网络,而是可以在同一个三维虚拟空间中完成所有的事情。不同人群在不同地点,也能随时随地进入同一个虚拟空间,这比我们花时间到约定地点碰面更加便捷高效。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y2kqGU0

直播虽然是一个全新渠道与形式,但其所揭露的产业内核却跟过去是一致的——即在快速变化的市场浪潮中,倒逼传统实体企业修炼内功,以增强自身核心竞争力,这样才能抵御风险,重塑增长。时代一次次的大浪淘沙中,永远是良币驱劣的,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当我们对外人骄傲地谈论直播带货、移动支付、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时,辽阔的中国大地上的一座座工厂里,也有无数工人与工程师们在挥汗如雨,智能化机械一刻不停,为中国经济添砖加瓦。
他们也是国民经济的支柱,是中国在世界经济版图中最重要的亮光。或许,这是身处互联网时代中的我们,需要明白并铭记的。 (文|黄子懿)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uSZotf8

有些项目甚至以向受训者提出非人性的戒律或者情感投入作为一种向受训者讨要“投名状”的方式,这就是把受训者群体在精神上捆绑起来了——这种做法离邪教仅有一步之遥。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人们需要和大体上相似的人在一起,聚集在共同的理念之下,并且体验到不同于“圈外人”的优越感和特殊感。心理成长培训师们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天然本能,又在升学、情感、成功、理财、养生等欲望的实现方面做出承诺,于是乎很多人满怀期待,趋之若鹜,也就在情理之中。
一个靠谱的心理成长类培训,首先应该在培训效果方面向受训者展示较为真实和充分的证据,另一个特点是:它不向受训者承诺夸大的、神奇的功效。 (作者:訾非)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u9Ki9Yx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全球最新癌症数据,2020年乳腺癌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癌”,并成为中国女性新发癌症病例数之首。这些患癌的中国女性,大部分最终选择切除乳房。她们不得不踏上重塑身体的道路,并重新思考乳房对一个女性生命的意义。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全球最新癌症数据,2020年乳腺癌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癌”,并成为中国女性新发癌症病例数之首。这些患癌的中国女性,大部分最终选择切除乳房。之后,她们不得不踏上重塑身体的道路,并重新思考乳房对一个女性生命的意义。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peZAUCu

长的答案或许更为客观一些。《沙丘》是一部没有完成的史诗,原因包括但不限于故事并没有讲完。观众的普遍感受是,为片中雄奇的视听所折服,但也对戛然而止的故事而不满。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尽管现在好莱坞允许漫威、诺兰甚至007都拍到150分钟以上的长度,但《指环王》以后唯一堪称史诗大片的也许只有《阿凡达》。而这两套作品都和《沙丘》颇有渊源。
但不是所有的“大片”都叫“史诗大片”——两者的区别就像鱼和鲸鱼,长度只是表面特征,更重要的差异在于内在的结构、逻辑和追求。史诗讲述的不只是某个英雄的传奇,而是整个文明的兴衰。 (文|黄远帆)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olK4kRx

人们需要和大体上相似的人在一起,聚集在共同的理念之下,并且体验到不同于“圈外人”的优越感和特殊感。心理成长培训师们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天然本能,又在升学、情感、成功、理财、养生等欲望的实现方面做出承诺,于是乎很多人满怀期待,趋之若鹜,也就在情理之中。
一个靠谱的心理成长类培训,首先应该在培训效果方面向受训者展示较为真实和充分的证据,另一个特点是:它不向受训者承诺夸大的、神奇的功效。 (作者:訾非)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mdwtuZx

很多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父母都会教导他们如何出人头地,但有一些人的父母从不知道什么是‘出人头地’,我拍的正是这样的人,他们的生命力和斗志是没有人灌输给他们的,要活下去是现实残酷的部分,但他们精神世界里的游荡感和困惑又是非常挣扎的。”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新生代导演那嘉佐的处女作《街娃儿》是平遥第五届国际电影节“藏龙”板块的入围电影,很多观众对它有着很强的期待。此前,它是唯一一部入选第74届戛纳官方单元的中国大陆影片,又在今年10月入围了第45届巴西圣保罗国际电影节“新导演竞赛”单元。 (作者:卡生)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lzCALXz

新生代导演那嘉佐的处女作《街娃儿》是平遥第五届国际电影节“藏龙”板块的入围电影,很多观众对它有着很强的期待。此前,它是唯一一部入选第74届戛纳官方单元的中国大陆影片,又在今年10月入围了第45届巴西圣保罗国际电影节“新导演竞赛”单元。 (作者:卡生)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kVu1cpd

这段充实的实习经历,让可扬更加坚定了当老师的想法,所以大学毕业时,她放弃了考研,直接开始考教师编制。但随后她才意识到,这条路上的竞争比她想象的大得多。 一组来自教育部2021年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教师职业吸引力明显增强。报考教师资格证书考试人数2019年比2018年增长38.5%。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一组来自教育部2021年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教师职业吸引力明显增强。报考教师资格证书考试人数2019年比2018年增长38.5%。甚至,竞争已经提前到高中毕业时,一个证据是,高考成绩前30%的学生报考师范专业的比例,已经由2018年的18.3%提高到2019年的33.4%,翻了将近一倍。
大数据之下,是年轻人们在潮水的方向里,辗转着寻求梦想与现实的平衡。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kC5lSQo

# 2021三联人文城市季# “一个良好的城市环境,一定是假设所有的人都应该过上健康和正常的生活。在这样的思考下,我们就要做到虚实结合,'虚'是对所有人的,'实'就是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中,有针对性地去加强某一个方面的环境建设。无论你是残障人士,还是视障人士,无论是有认知障碍的人士,还是儿童、老人、健康人群,都使用相同的环境,没有人会对这样的环境产生不适。
当物理环境得到改进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会逐渐建立起来。一个理想的城市,熟人和陌生人之间不会有那么清晰的界线,遇到石头都能讲两句话的城市,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去建设的理想的城市。”
——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副教授李迪华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fsarCha

作者弗兰克·赫伯特曾这样总结《沙丘》系列的主旨:“当心那些所谓的英雄。你最好仰仗自己的判断和你自己犯过的错误”、“那些救世主(或以救世主之名)犯下的错误,会被无脑的追随者扩大无数倍”。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尽管现在好莱坞允许漫威、诺兰甚至007都拍到150分钟以上的长度,但《指环王》以后唯一堪称史诗大片的也许只有《阿凡达》。而这两套作品都和《沙丘》颇有渊源。
但不是所有的“大片”都叫“史诗大片”——两者的区别就像鱼和鲸鱼,长度只是表面特征,更重要的差异在于内在的结构、逻辑和追求。史诗讲述的不只是某个英雄的传奇,而是整个文明的兴衰。 (文|黄远帆)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dVjxuBk

在《放牛班的春天》中,很多人曾指出开头一幕的不合情理:一个人怎么会忘记对自己影响这么大的老师的名字?但现实往往如此。那个被深刻影响了的人或许要等到很多年之后,才能在反复确认中意识到,自己曾经是那样幸运,遇到过那样一个真心相待的老师。还有更多的人,终其一生也不会拥有这样的敏感。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2019年9月,昆山市“名班主任”于洁来到苏沪边界的乡镇中学任教。她决定离开“大城市”和“好学校”,去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对教育来说,除了把“好的”学生教得更好,还能把“不好”的学生教“好”吗?面对一所乡镇中学的“放牛班”,一个竭尽全力的老师究竟能改变学生多少? (文|魏倩)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dsd0EG4

毕业典礼后,于洁退出了曾经班里的所有群,删掉了学生的联系方式。“只有先划定了这个两年或三年的底线,我才能在毫无保留地付出却得不到成效时保持心平气和,提醒自己“只要熬两/三年就够了”;它也更能促使人敏感于发生在学生身上的微小改变,告诉自己那就是当下幸福感的来源。”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2019年9月,昆山市“名班主任”于洁来到苏沪边界的乡镇中学任教。她决定离开“大城市”和“好学校”,去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对教育来说,除了把“好的”学生教得更好,还能把“不好”的学生教“好”吗?面对一所乡镇中学的“放牛班”,一个竭尽全力的老师究竟能改变学生多少? (文|魏倩) :sys_link: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KEc3WgdW3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