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美学观对灵动有生命力的美有这样一种描述:“超越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摆脱真实与虚无的分界”。或许真正的美本就无需太多定义,它就像 系列美学见证官叶锦添所见证、阐释的那样——如同一支轻舞,自在律动、摇曳流光。 :sys_link: 东方美学,多维时空下的一支轻舞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gEc2EllE

康康是一位发育性癫痫性脑病患者。陈红35岁,河南人,是康康的母亲。发育性癫痫性脑病致残率很高,大部分的得病者最终只有一两岁智商,生活不能自理,这种疾病很少见。
康康一天内会服用4种不同的药,但状况并没有多少改善。陈红听到一种新的药名“氯巴占”,用于抗癫痫药无效的难治性癫痫,但医生说这款药物国内没有,陈红在病友群打听并拿到了药,当天就给康康用上了。把1.25毫克的白色粉末融进水里,用针管吸住,注射到康康的嗓子眼里,第二天,奇迹发生了,在医生撤掉镇静剂后,康康没有再癫痫发作。她说那天应该是康康出生后,自己过得最开心的时刻。
可突然有一天警察上门了。在跟警察的进一步交流中,她才知道,儿子服用了两年多的氯巴占竟然被定义为是毒品,而她之所以被带到警局是因为涉嫌毒品走私。她绝望了,如果氯巴占是毒品的话,那以后孩子用药怎么办,没有药了,孩子也就要没了。
和陈红一样的家长们集体向政府求助。他们分批去卫建委和药监局的官网留言,一起写联名信,题目是《如何让我们的孩子活下去?》。这封信的底部,密密麻麻地签着患者家属的签名,有1000多个,他们希望表达的是:“我们都是活生生的案例。” (作者:印柏同) :sys_link: “我不是毒贩,我是一个母亲”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gysYpq9p

无论你是否关注天文学或是宇宙,是否曾长久地凝望我们头顶的星空,在2022年7月,全世界媒体的一片激动和喧嚣之中,你都很难不注意到5张照片——那是詹姆斯·韦布太空望远镜(James Webb Space Telescope)在距离地球150万公里之外的太空中,刚刚拍摄并且发回地球的5张有关宇宙奥秘的照片。
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复杂且最昂贵的天文望远镜,詹姆斯·韦布太空望远镜的设计、建造、发射阶段都曾经成为令人瞩目的世界性新闻。但直到看到它从太空中传送回来的图像,人们仿佛才开始真正理解它的意义。
望远镜是人类望向宇宙深处的眼睛。在回望宇宙的过程中,时间与空间的界限不再分明;种种奇异的天体与时空之间亦步亦趋的相互作用如同舞蹈;动辄以光年或是亿万年计数的空间和时间尺度让人类显得无比渺小……但也正是在这种种远超想象的宇宙奇观之中,人类才可能真正理解自身的来处和归宿。
以人类的科技水平和基本物理学规律来衡量,人类可能永远都无法离开太阳系,地球将是我们永恒的家园。但我们的心灵随着望向太空望远镜的眼睛,却可以一直探索到宇宙的最深处。这是一个人类与光的故事。 (主笔 | 苗千) :sys_link: 世界上最贵最复杂的天文望远镜,带来的宇宙级浪漫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goOZ3r8I

这两年感觉哲学又热了起来,乔丹 · 彼得森的演说收获了许多粉丝,韩炳哲的书大受欢迎,哲学普及读物层出不穷,《简单的哲学》《哲学小史》《休谟的日常生活哲学》《王阳明传》,还有的书教人们如何“清醒”,如何过上“自在人生”,与此同时在中国,也有一些学者在努力拉近哲学与公众的距离,让哲学关注当下人们的生活。
本期杂志,我们介绍哲学如何走出书本,在世界各地被广泛践行着,尽管错过了阿兰·巴迪欧的专访,但还是专访到了明星哲学家德波顿和刘擎教授,请他们阐述哲学的现实意义;介绍了两位美国哲学教授如何学以致用,用哲学自我疗愈,还概括了哲学与心灵鸡汤的区别。
显然,每一代哲学家,对哲学与媒体、哲学与公众,都有自己的理解。可以说,哲学生活是一种永不终结的探求。像一个哲人那样生活,也意味着用一种严格的技术方式来反思、推理和概念化——或者,正如康德习惯说的那样,‘为了自己而思考’。(主笔|张星云 ) :sys_link: 回归日常的哲学,会是时代病的解药吗?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fqWGaMhd

2019年,被称为“家政36条”的行业指导意见出台后,迄今为止,中国已有20多所高校开设家政学专业,其中不乏重点大学甚至211院校,还设有硕士点。
对很多学生以及部分老师来说,这个学科如今边界稍显模糊,这种模糊不仅来自传统认知里“大学生”与“家政阿姨”的身份错位,也与通识教育中被忽视的部分和行业发展滞后有关。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毕业生出去找工作,一般都会面临两个疑惑:第一个是‘还有家政学专业啊?’;紧接着第二个就是‘家政学是学什么的?‘”吉林农大家政学院副院长李磊告诉本刊。
在政策风口和通识教育之外,当下与家政专业更紧密相关的,实际是家政行业。根据艾媒咨询数据,到2022年,中国家政市场规模将达到10890亿元,但大部分的家政企业,仍然是“市场大,公司小”,并且是“轻资产、重人力成本”。 “从现状看,家政企业没有非常突出的的企业和人物,有很多空白等着大家填” (作者 :明雪菲) :sys_link: 从一本高校家政学毕业的学生,都去做什么了?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fbmsctLl

受疫情、就业压力增大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国内“啃老”的90后正在悄然增多。这个特殊群体之中,有人将这一选择视作临时的退路,也有人在享受着“有父母兜底”的生活的同时,承受着更大的心理压力。
梓童今年26岁,三年前她凭兴趣选择了考古专业,如今却只能“毕业即失业”。与心仪文博机构失之交臂的她,开始了回家“啃老”的日子。对她来说,“啃老”的几个月,像是一次长征途中的短暂喘息,收获的不仅有父母的庇佑与关爱,也重拾了关乎未来的信心。
丹妮也是“啃老”的90后之一。对于她辞职回家啃老的行为,已经退休的父母非但没生气,还很欣喜地报了个旅行团,进行了一场家庭旅行。那段日子至今让丹妮觉得无比幸福。但每次旅行结束回家后,丹妮会刻意与父母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在丹妮看来,“没有诗和远方了,剩下的都是柴米油盐,总会有不愉快”,“啃老”其实是门艺术,要懂得技巧,也得张弛有度。
并不是所有的张弛有度都有效。在与父母的博弈中,张乐就时常败下阵来。大二那年,他休学回家,决心追逐自己的漫画梦想,但投出去的画稿却几乎没有回音,每天都在父母的冷眼与失望中度过。直到疫情来临,父母开的店被迫停业,张乐这才决定结束家里蹲的生活。“啃老这几年让我认清一件事,我的理想世界没有彻底崩塌,不只是因为我没放弃,还因为我的爸妈在旁边帮我撑着。”
对这些年轻人而言,“啃老”的最初缘由不尽相同,但最后的结局,却似乎殊途同归。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作者|奶盖) :sys_link: 90后“啃老”族:有人理直气壮,有人畏畏缩缩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HY0b4NA

“母乳喂养有一定效果,但这个效果绝对没有大到能决定人生的程度。在所有对孩子的幸福产生重要影响的事情中,母乳喂养或许连前十名都挤不进去。让孩子感受到爱,多关心她,为她提供安全的住所,培养她的自信……这些都比母乳喂养重要。”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给孩子喂母乳好,还是配方奶粉好?在很多现代人看来,这是个存在客观解释的医学问题。但如果你是孩子的母亲,问题可能就会变得复杂,甚至沉重起来。
这也是多伦多大学政治系教授考特妮·琼格(Courtney Jung)在《母乳主义》一书中试图探讨的问题:母乳喂养为何承载着如此沉重的道德感?这份道德感中,有多大部分只是一种思想包袱?
琼格教授强调,她并非拒绝母乳喂养,而是警惕把母乳喂养等同于好母亲的逻辑。至少在美国,母乳主义已逐渐升级成了一种养育孩子的标准、母亲的道德义务。它就像是在说,“除了母乳喂养你没有其他选择,如果你不这样做,就没有给予孩子你的所有,可能会伤害孩子的身体”。
这本“反母乳”的书在北美出版之后,得到的反馈相当积极,就像是捅开了长久存在的沉默,让许多曾为哺乳而不安、愧疚乃至绝望的女性找到了脱困的抓手。今年6月,《母乳主义》的中译本出版,同样引发了讨论。这本探讨美国母乳主义问题的书,为何也触动了中国女性?
对此,琼格教授与我们聊到一个特定的社会中,人们关于母乳喂养的迷思可能因何而来。 (记者 | 张宇琦) :sys_link: “我反对的是母乳绑架”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FrgBN4x

给孩子喂母乳好,还是配方奶粉好?在很多现代人看来,这是个存在客观解释的医学问题。但如果你是孩子的母亲,问题可能就会变得复杂,甚至沉重起来。
这也是多伦多大学政治系教授考特妮·琼格(Courtney Jung)在《母乳主义》一书中试图探讨的问题:母乳喂养为何承载着如此沉重的道德感?这份道德感中,有多大部分只是一种思想包袱?
琼格教授强调,她并非拒绝母乳喂养,而是警惕把母乳喂养等同于好母亲的逻辑。至少在美国,母乳主义已逐渐升级成了一种养育孩子的标准、母亲的道德义务。它就像是在说,“除了母乳喂养你没有其他选择,如果你不这样做,就没有给予孩子你的所有,可能会伤害孩子的身体”。
这本“反母乳”的书在北美出版之后,得到的反馈相当积极,就像是捅开了长久存在的沉默,让许多曾为哺乳而不安、愧疚乃至绝望的女性找到了脱困的抓手。今年6月,《母乳主义》的中译本出版,同样引发了讨论。这本探讨美国母乳主义问题的书,为何也触动了中国女性?
对此,琼格教授与我们聊到一个特定的社会中,人们关于母乳喂养的迷思可能因何而来。 (记者 | 张宇琦) :sys_link: “我反对的是母乳绑架”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zFAyMIC

2014年,为了改变东京人口过于集中,农村人口持续减少的现状,安倍内阁就提出“地方创生”这一概念。日本各地方政府想出了许多招,除了创造就业机会,还推出三年试住,免费送房等政策。
但在这股“离开东京,前往地方”的风潮中,有一个细节:来到东京的女性,还比离开东京的人多了6777人。
这是因为女性更热爱大都市吗?其实是越大的城市,工作环境和机制对女性越友好,越是在地方的社会,越是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无论是职业和岗位的需求,还是在社会关系的构造上,就越倾向于以雇佣男性为主。
那些离开城市的日本女孩,大部分能找到一份糊口的工作,在超市当收银员、在旅馆当服务员、在养老院做看护……但她们的工作充满了临时性,处于一种长期的雇佣不安定之中。
即便能在小地方生活下去,还有另一个不得不面临的问题:生育。很多回归地方的年轻女性会发现:别说是缺乏职场环境了,小地方简直弥漫着一股“除了生孩子什么也别做”的社会氛围。 (作者 :库索) :sys_link: 无法离开东京的女人们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vGLxOi0

晃晃说,他曾经也是一个病人,所以他知道,即便一个治愈的方式只能给人5-10分钟的快乐,那也是有意义的。无厘头也是有意义的。 (作者:孙若茜) :sys_link: “肉食动物”:装傻,吐槽,看透一切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pc59Yyc

台剧《她和她的她》以一桩恶劣程度逐渐升级,最终演化为强奸未遂的职场性骚扰开始。主线之余,编剧还在有限的剧情里囊括了女性在现实中遭遇的大大小小的困境。比如职场上,女性因怀孕而可能遇到的不公对待,在亲密关系中,由于私密视频被传播而带来的伤害等。
然而,从女性主义议题的角度来看,《她和她的她》其实没有给出更深刻的东西,它更多地是将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本就较为熟知的性别问题,以及在新闻和社会热点事件中多次出现的事又捋了一遍。编剧选择用两个悬念去拆解一起性侵事件,给人的感觉是,编剧也知道,如果没有了案件的悬念,故事本身并没有比林奕含所写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更丰富。
虽然不够完美,但这部剧还是收获了人们的肯定,在豆瓣上,它已经从开分时的8.2一路涨到了目前的8.6。这种认可或许已经不局限于对这部剧本身,更大程度上是人们对影视作品关注到现实中隐案率很高的性侵害事件的肯定。
近几年,在全球范围内都涌现出了一些聚焦于此类题材的影视作品,比如17年的国产电影《嘉年华》、19年的美剧《难以置信》,这或许会给人一种此类作品非常“多”的感觉。但是和遭受性侵后迫于种种压力选择沉默、假装没事的人相比,和把厌女、男性凝视设为默认状态,把性骚扰美化为正常追求的影视作品相比,像《她和她的她》这样的剧还是太少了。 (作者|阿嚏) :sys_link: 这部高分悬疑剧,拍出了“房思琪”式的女性困境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muv6Iqt

2021年,全国有1400多所高职院校,在校学生数量超过1590万人。在整个职业教育体系里,高职院校扮演着承前启后的角色——往前,它们接纳了大部分中职毕业生以及相当一部分普高学生,往后,它们要把这些年轻人送进广阔的职业世界。
高职生的大学比本科通常要少一年,人们通常会称他们为“大专生”。无论如何,高职学生的职业发展总是更容易受到学历的限制。职业世界的大门在他们刚毕业时打开过,但此后就一直虚掩着。他们需要更加用力去撑开它。
事实上,一直以来,我们对高职生和他们所处的教育环境都缺乏真正的了解。所以,今年的职业教育封面,我们选择探访了4所高职,它们未必是金字塔最顶尖的学校,但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与企业关系密切,办学也从未脱离产业实际,并在多年耕耘之下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专业方向。
在过去,职业教育被认为是一条越走越窄的路,甚至是“断头路”,所以研究者们这些年非常关注职校生的流动,他们呼吁尽力消除阻碍这种流动的因素,打破存在于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之间的森严壁垒。
而回到作为教育对象的人身上,我们关心的是高职生们面对各种变化该如何选择,他们怎么看待自己的命运。在学校采访,我们接触了许多年轻学生,他们有自己的苦闷,也有渴求,但他们在一起时展现出来的多元、热情和开放,会自然而然地使你撕下贴上他们身上的"职校生"标签。 (主笔 | 张从志) :sys_link: 那些选择职校的年轻人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g5SsXSi

“没人必须承担责任,所以无人负责”】马丁·阿莫斯是英国诺桑比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科学系教授,他曾利用计算机模拟过挤压发生前的人群状态。梨泰院事故发生后,马丁·阿莫斯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称梨泰院的情况,属于挤压而非踩踏,因为当时已经没有空间可供人乱跑和践踏。他告诉本刊记者,之所以强调这一点,“因为踩踏这个词除了不准确之外,还指责了受害者”。
在马丁·阿莫斯看来,大城市中踩踏事故反复发生,根本原因在于公共管理者的缺位。以这次的韩国梨泰院的万圣节活动为例,“如果它是一场音乐会、足球比赛或类似的东西,就会有一个组织者,负责人群安全和流动。但这是一个万圣节庆祝活动,没有一个组织者。它就像是一个掉到了缝隙里的问题,没有人必须承担责任,所以没有人承担责任”。 (作者:李秀莉 、张宇琦、陈银霞) :sys_link: 韩国“梨泰院事件”:“没人必须承担责任,所以无人负责”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fvqlpAt

考公协议班是中公教育推出的一款班型,这款模式曾被业内称为“天才发明”,帮助中公稳坐职业教育的第一把交椅。协议班的核心卖点是“不过包退”或“不过全退”,其价格往往在一万元以上,最贵的能达到六七万。
这种“跑马圈地”的激进模式,对资金链脆弱的企业而言,风险不小。“如果成绩公布时公司的理财被套牢,或者后续报名的人数减少,现金流跟不上,就会出现资金挤兑、退费难的情况。”
以上正是中公教育如今面临的问题。
现在培训市场的竞争已经是白热化,红海市场里,考生的选择权更大。采访对象万赫表示,“(现在)要从中公成功退钱,不比‘上岸’简单。” (作者:吴淑斌) :sys_link: “不过包退”,学费好几万的考公协议班不灵了?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e6pvFTea

作为2021-2022 的组成部分,在成都成都当代影像馆举办的人文摄影展“建造幻像”人文摄影展邀请15组来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艺术家组合,通过城市历史档案和当代影像作品,将城市与影像间不断转化和发展的关系,置于多声部的历史情境中进行考量。
“建造幻像——人文城市摄影论坛”在成都当代影像馆举办。论坛由三联人文城市主办,成都传媒集团与成都当代影像馆协办,连州摄影博物馆承办,《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曾焱担任主持,邀请到摄影艺术家张晓、连州摄影博物馆副馆长胡若灏进行分享,策展人崔灿灿担任对谈嘉宾。成都当代影像馆创始人钟维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艺术总监、策展人段煜婷分别为论坛致辞。 :sys_link: 影像如何记录城市,又如何记录城市中的人?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dOIxtGH3

10月28日,在阴雨绵绵的成都夜晚,由世纪文景、三联人文城市、方所成都店联合举办的《人的城市》新书分享会圆满结束。
本次活动由《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吴琪主持,邀请到王辉、董灏、宋壮壮、贾冬婷这四位来自建筑、设计和媒体领域的嘉宾,以“在地与游牧”为主题,分别从“数字化都市生活中反向的人文视角”“设计如何打破边界?”“如何用数据讲述人的故事?”“从物的城市到人的城市:城市叙事再建构”四个角度展开富有启发性的讨论。 :sys_link: 在地或游牧,你会如何探索城市?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dEthkv9f

最近结束的第27届釜山国际电影节上,梁朝伟获颁“亚洲电影人奖”。这是他第四次参加釜山电影节,虽然已经年届60,依旧受到了韩国影迷的尖叫欢迎。
这不由让人想起,当年拍完《一代宗师》时,王家卫曾说起对梁朝伟的寄望:“有一些演员,到某一个阶段就变成一个永恒的演员。梁朝伟一定要走到这个空间里面去,就是拍完这个电影之后,大家可以接受梁朝伟是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都没有问题。”
梁朝伟不是如今才在韩国受欢迎的,2004年第一次参加釜山国际电影节,他就差点被热情的韩国粉丝踩掉鞋。也许是为了回应这种热情,今年的釜山甚至设计了“梁朝伟的花样年华” 特别展映,放映了《花样年华》《春光乍泄》《无间道》等六部经典电影,个别电影40元的票价甚至被炒到了1500元。
梁朝伟这些为人所熟知的经典电影作品,放映时间大多都在上世纪90年代。那也是梁朝伟在韩国打下人气基础的时期——当时恰逢香港电影工业鼎盛,向外输出了数不清的经典港片。梁朝伟在韩国始于90年代的走红,既是他个人魅力的跨国界验证,也是30年前香港电影文化输出最有代表性的硕果。
也许是性格,也许主动选择,如今在公众场合, 梁朝伟留给大家印象最深的形象是腼腆。他似乎已经成了那种“老一派”的演员。角色之外,他少有生活轶事,也不像这些年很多演员那样,选择“演而优则导”的流行事业路径,与如今更能吸引人气的真人秀和综艺节目更是几乎绝缘。他说,自己仍然很享受当个演员,还有很多演戏的计划。 (作者|竺晶莹) :sys_link: 梁朝伟,走红在韩国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diWfz3Mw

一个像我这样的特殊人士走在路上,会有被路人审视的感觉。我在舞台上的感受会好些,我默认舞台天然就是有审视和审判的,所以能接受。以前碰到这些审视,我会感到伤心,现在我可能自信了,可以不在乎了,但不在乎和它不存在是不一样的。我一直觉得我参加节目的其中一个意义,就是让大家看到更多可能性。
- 转发 @三联生活周刊 : 作为脱口秀演员,小佳从业时间并不长,但是因为身体特殊而获得了额外的关注。对创作者来说,身体障碍是不可多得的素材。我们跟小佳就是从这一点谈起的,除了创作和特殊的身体情况,我们还谈到了他敏感与自卑的少年时代,他的父母和家乡,以及一些与此有关的和解。
小佳本名张佳鑫,2022年10月刚过他的28岁生日。因为出生时大脑缺氧,小佳到三岁还没有开口说话。他妈妈学来一个方法,每天给儿子读唐诗,让小佳摸着她的喉咙去感知振动。读了几个月,小佳突然开口说话了。到现在,小佳发声时仍然有一些不太顺畅的痕迹,不过不明显。
他出生在福建省漳州市辖平和县。闽南人有很强的宗族观念,亲戚间联系紧密,曾有亲戚跟他的爸妈说,“你这小孩要有出息,我就把耳朵割了”。这句话小佳就一直没有忘掉。他说,大家讲得多了,爸妈也不可避免地也听进去了一些。
比如爸爸有时候会说,“你考不好,就是因为身体这样,你有没有想过要改变”。他一直以为爸爸也跟亲戚们一样嫌弃自己。直到成年后,父亲逐渐老了,才开始说出内心的想法:他是嫌弃自己不中用,然后投射到小佳的身上。
“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很希望去跟那些亲戚好好聊一次,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很想知道他们的偏见究竟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对一个孩子会有这么大的恶意。能不能因为我,消除对障碍人士的偏见。我觉得如果有这样的谈话机会,算是一个跟过去更深的和解。” (作者|驳静) :sys_link: 脱口秀演员小佳:我知道观众期待我变成一个“坏人”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dd5UaAc6

作为脱口秀演员,小佳从业时间并不长,但是因为身体特殊而获得了额外的关注。对创作者来说,身体障碍是不可多得的素材。我们跟小佳就是从这一点谈起的,除了创作和特殊的身体情况,我们还谈到了他敏感与自卑的少年时代,他的父母和家乡,以及一些与此有关的和解。
小佳本名张佳鑫,2022年10月刚过他的28岁生日。因为出生时大脑缺氧,小佳到三岁还没有开口说话。他妈妈学来一个方法,每天给儿子读唐诗,让小佳摸着她的喉咙去感知振动。读了几个月,小佳突然开口说话了。到现在,小佳发声时仍然有一些不太顺畅的痕迹,不过不明显。
他出生在福建省漳州市辖平和县。闽南人有很强的宗族观念,亲戚间联系紧密,曾有亲戚跟他的爸妈说,“你这小孩要有出息,我就把耳朵割了”。这句话小佳就一直没有忘掉。他说,大家讲得多了,爸妈也不可避免地也听进去了一些。
比如爸爸有时候会说,“你考不好,就是因为身体这样,你有没有想过要改变”。他一直以为爸爸也跟亲戚们一样嫌弃自己。直到成年后,父亲逐渐老了,才开始说出内心的想法:他是嫌弃自己不中用,然后投射到小佳的身上。
“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很希望去跟那些亲戚好好聊一次,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很想知道他们的偏见究竟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对一个孩子会有这么大的恶意。能不能因为我,消除对障碍人士的偏见。我觉得如果有这样的谈话机会,算是一个跟过去更深的和解。” (作者|驳静) :sys_link: 脱口秀演员小佳:我知道观众期待我变成一个“坏人”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dcKvFqA6

钓鱼可能是参与者性别比例最悬殊的运动之一。以往在能看到钓竿的地方,女性的角色通常是在烈日下包裹严实,迅速出现一下,催促老公早点收竿;竞技比赛中,男女同场,女性几乎不会有独立赛事,也没有什么规则上的偏向,赛场中女性寥寥。
而近两年,随着社交媒体上钓鱼的火热,手持钓竿的女性越来越多。女性钓鱼人增多之后,出现了一个新词“鱼媛”,即鱼界名媛的意思。这让真正热爱钓鱼的女性极为不适,也让她们在这个男性主导的运动中更难以立足。
但女性钓鱼者为何爱上钓鱼?这份热爱的保鲜期会长久吗?去年6月成为一名垂钓博主的格小格,她的账号“格小格爱钓鱼”已经积累了360多万粉丝,是粉丝量最多的女性垂钓博主。她的360多万的粉丝里,95%是男性,31~40岁的最多。
在直播pk的时候,钓场岸边的很多钓友看到她来,都会纷纷起哄喊话。水库中央的浮台,似乎隐喻着的就是钓鱼圈的“男性凝视”。
格小格告诉我们,钓鱼不是单纯的爱好,而是工作,是赚钱养家的方式。在采访中,我们问她,“如果不是工作,你还会喜欢钓鱼吗?”她十分肯定地回答,“不会,我是因为工作才爱上钓鱼,当初是不得不喜欢的。”
玩路亚的伊娃则认为,女生如果真的爱钓鱼,是要经得住孤独的。早年钓鱼时,她几乎碰不到其他女生,在男性圈子里,有看不起的目光,有嘲讽打趣的,也有真正关心和支持的。她从小跟着爷爷钓鱼,后来念大学、工作后,钓鱼成了爱好,“就像女生逛街一样,我只是比别的女生多了一项钓鱼的业余活动”。 (作者|薛芃) :sys_link: “男性凝视”下,短视频内外的女钓手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icon_weibo: weibo.com/1191965271/McZSlEoG8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