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呜呜呜,看到“任何你乐于挥霍的时间都不算浪费”,好想哭,谢谢这位小象。

Pinned post

啊……如果有互关友友要取关麻烦双向好吧,我其实比较迷糊,有时要想好久才能确认是被取关了还是之前就不是互关,其实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哈哈哈哈。
不过这不是重点,取关我的话,双向也更好一点,这样我就不会毫无知觉地又去搭话了,对大家都好! :blobheartcat:
如果双掉我之后我又关注回去了,可能因为我想了想觉得可能是bug,鼓起勇气关注试试,不通过关注请求的话我这边就明白您的意思了,不必感到困扰!

Pinned post

请不要把我的发言转出联邦宇宙外的其他平台,如果是私聊分享给别人,至少把id给截掉哈。
顺便,0嘟文的不会通过关注 :drake_dislike:
有嘟文但没有可显示的也不会通过关注请求。

完蛋了,我在其他平台进行了太长时间的自我阉割和自我审查,导致我搬家来了毛象,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不用隐语、不用缩写、不委婉遣词、不用英文(在我知道能准确概括其意思的中文的情况下)来明确表达自己理念和抒发自己情感的能力了。 :kan:
语言表达、情感表达长期受到压抑,却并不能让我在遇到不公、不平等、强权暴力时的愤怒、沮丧、悲伤、愤慨等情绪减少一丝一毫,这些情绪的积累最终导致了我长期的政治性抑郁。(天啊我有多久没能直接打出“政治”这两个字了)
政治性抑郁是一种在简中语境下最无法言说的情绪,当我对简中彻底丧失安全感后,甚至在此地寻求心理援助都要提心吊胆担心反手就被咨询师举报。向学校的心理咨询求助,又苦于discursive context隔阂,非此地之人根本无法理解每一天都在重复self-censorship,眼睁睁看着脖子上的绳子逐渐收紧,连情感的表达都要计算好尺度negotiate authoritarianism是种什么感受。
——最后我negotiate censorship的结果是,我的中文语言表达能力已经迅速退化了。当我在公开平台表达时,永远都要考虑的是“这会不会被夹?”“这能不能过审?”“我说了这句话我会不会被炸号?”“这句话说出来会不会被举报”……甚至时刻担心因言获罪,威胁现实中的人身自由。我已经无法认同“母语”这个概念了,我找不到归属感,更没有安全感。

好抗拒找工作……最近好多来开宣讲会顺便面试的企业,我完全,完全不想参与。

有的时候感觉我就是百吐投稿当事人…… 

我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我说和家人有些矛盾,以后不打算再回家住了。
她问我那我们是不是很难再见面了,她还想和我一起喝酒。
她说她明年毕业还要回成都。
我说那可以到时候见面。我过年应该也会回家。
她说真的吗,我以为你会不想见我。
我想了好久不知道说什么,刚刚蠢蠢欲动的part of me当然是想的,但理智我不想,理智我想到和她见面这件事都很伤心很疲惫(那这还是理智我吗,觉得也不理智)
我说不会呀。
她回了个爱你。
然后又问我吃没吃饭什么的,也对我的想死状况表示了关心。
我说没事儿,最近好多了。
她说那就好,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说嗯!
其实我们都知道有什么事都不会和对方说了吧,大一梦醒时分,我那个时候好依赖她,虽然她那个时候就不是单身了,但我还是很依赖她,经常发消息,也会给她打电话。有次我喋喋不休说话时突然意识到一直是我一个人在说话,就问她的近况怎么样,她说还好啊什么的,没说什么,我当时很害怕,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我打扰到她。
我也说了那句话的,我说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跟我说,她答应了,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我也没有说话,但是已经哽咽了,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也是跟男朋友说,不会轮到我了,我们俩就一直沉默着,谁也不说话,然后我就哽咽着说了结束语,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她打电话。

Show thread

好讨厌来月经啊很麻烦,讨厌记着时间换棉条换月经杯。

有的时候感觉我就是百吐投稿当事人…… 

下午睡醒看到阿毛给我发消息问考不考研,我拖延了一小时才回她,尴尴尬尬的。
我说不打算考研。
她说她也是。
她问我大四这一年什么打算。
我说不知道呢,能找到工作就留在重庆呗。
她说她原本也打算留成都,现在又决定回家了。
我问为啥。
她说原本要和她合租的朋友突然说要去住她哥家,她不想自己租房子,也不想和不认识的人一起住。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想看看我有没有可能和她一起租房子吗,这就是她这么久以来找我聊天的原因……虽然觉得很离谱,但是part of me真的蠢蠢欲动,有点想跟她说我如果找到合适的工作,更想去成都住。还好理智我克制住了。
我真的觉得我好贱啊,好贱,上赶着犯贱。虽然知道不能,也不应该,和一个我暗恋过很多年的非单身状态直女合租,但是想到说不定能住在一起part of me真的很开心。
就现在想想刚刚的聊天,是有点伤心的,总之心情十分复杂,我到底什么时候能摆脱掉这些,感觉晚上又可能睡不着了。

【NeoDB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最近时间轴上很火的 NeoDB ,之前没有怎么细看。今天被人提醒,刚刚仔细看了一下,发现NeoDB的登录方式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在NeoDB首页输入实例域名,跳转至 Oauth 授权页面,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提示(图一)。中文翻译可能还不明显,我们可以看一看英文原版(图二)。特别注意这里面的all。
我们从URL中(图三)可以看到,NeoDB具体是请求了 read、write 这两个大领域的权限。
打开设置 > 开发 > 创建新应用,我们可以看出来,如果一个应用获取了 read、write 这两个大领域的权限,它可以干些什么。
它可以读取你的所有嘟文(包括Follow only以及私信)、它可以查看你的收藏列表,它可以以你的身份发嘟,它可以创建屏蔽器,它可以删除你的嘟文。
NeoDB这样的权限请求,很明显超过了必要的权限,事实上 NeoDB 仅仅需要 read:accounts 这一个权限便已经足够满足正常的运行需求了。

如果你曾经授权登录 NeoDB,为了您的帐户安全,强烈建议您至 设置 > 帐号 > 已授权的应用 页面撤销该授权。

此外,除非 NeoDB 仅索要必要权限,否则强烈不建议授权 NeoDB。
#NeoDB

我睡醒了,做了个梦,醒来之后看到阿毛给我发消息问我是否考研,不想回复她,整个人还在醒神儿中……

我也分享一些给人文社科生的跑路心得~适合:
1. 想抓住窗口期移民🇨🇦,或者已经移民
2. 没有转码的决心
3. 卷性难改,想移民之后继续做professional,或者自己做老板

如果英语非常好,考虑申请加拿大JD:

Pros:比美英澳便宜;就业率高、收入体面;JD在本地是含金量较高的学历,别人不会再质疑你作为外国人的语言和能力;职业发展路径标准化;没有年龄压力。

Cons:准备周期长,LSAT剥一层皮;3年的机会成本;需要语言底子好;同学大多数本地人,一开始有语言和文化上的陌生感。

如果有不错的工作经验,也可以考虑申请多伦多的MBA:

Pros:比JD容易申请;体面的就业率和收入;适合用来就地转行;MBA项目有很多东亚、南亚和南美的移民,心智成熟,环境比较多元舒适;没有年龄、种族压力。

Cons:对外国人收费太贵,投资回报比不如JD。以多大Rotman为例,国际生每年需要交6w,不过一般会有小额奖学金并提供低息贷款;不适合没有工作经验的朋友。

看了拖延心理学那天嘟嘟,被骂到了,决定今天看一看这本书

看拖延心理学,又在被狠狠地骂…… 

“有些拖延者创造了一个万事通的自我形象,他们想让自己的生活包容人类兴趣的方方面面,从政治、哲学、技术到身体锻炼和手工篮子编织,要了解每一件事情,你可要花费不少时间在上面!他们忘了自己的工作,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沉湎于网络,同时追踪自己感兴趣的几个话题,还要从世界各地下载籍,阅读报刊。
通常,这些人不能很好地利用自己的才能来实现自身的价值。想要精通每一件事的欲望让他们在任何事情上都无所建树。他们拒绝局限于某一个学习领域、某一个特殊兴趣,或者某一个值得期待的职业。”

#墙国观察
转自微博@财经网:
#网站平台要严防违法违规账号转世#【网信办:#网站平台要严格落实真实身份信息登记#,建立黑名单账号数据库】9月15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压实网站平台信息内容主体责任的意见》。《意见》提出,加强账号规范管理。制定账号规范管理实施细则,加强账号运行监管,有效规制账号行为。加强账号注册管理,严格落实真实身份信息登记相关要求,强化名称、头像等账号信息合规审核,强化公众账号主体资质核验,确保公众账号名称和运营主体业务相匹配。加强账号行为管理,严格分类分级,实现精准管理、重点管理、动态管理。加强对需要关注账号管理,建立目录清单,制定管理措施,确保规范有序。加大违法违规账号处置力度,建立黑名单账号数据库,严防违法违规账号转世。全面清理“僵尸号”“空壳号”。(网信中国)#国家网信办加强账号规范管理#
share.api.weibo.cn/share/25076
//@·整肃无罪·:Welcome to China//@格拉斯哥阿栗子:转世竟然可以在公文里写出来//@Biswanath:赛博屠杀大胜利//@张批话:太好了 朋友们再见//@咕咕鸭嘎嘎鸡:严禁数码活佛转世//@JZzzz微笑:继虽远必诛之后,永世不得超生……

哈萨克有句俗话:"Қара қытай қаптаса, сары орыс әкеңдей көрінеді" 。
字面直译是:黑色的中国人铺天盖地时,黄色的俄国人看起来宛如你的父亲。
准确点的意译是:与被中国人的统治相比,俄罗斯的残暴只不过是慈父的训斥。

#飞地安利大会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经过多次尝试后终于找到一种贴海报工具,既不伤墙面又不会污染海报——双面果冻胶美甲贴。像双面胶一样使用即可,不要用力按压 :aru_0520:

饿了么专送骑手在签约时并不知道自己授权允许公司给自己注册为个人工商户,由此失去劳动者的身份和劳动法的保护。当他们劳动仲裁赢了之后,作为败诉方的公司就会立即回到注册地法院提起诉讼,然后案子就会以“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判骑手败诉。

“这个系统里,不单只有算法令骑手受困其中,更有一张精心设计的巨型法律关系网络将骑手包裹在内:A公司给他派单、B公司给他投保、C公司给他发工资、DEFG公司给他交个税……它们互相交织,将骑手紧紧捆住,可当骑手真正跌进前方的大坑并向外求助时,其中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足以成为他的「用人单位」。而站在系统外的农民工律师,仿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劳动关系」被这样一步步地人为打碎……”

“正是由于「原本集中于单一雇主的管理特权功能分散到多个商业实体」,骑手的劳动关系通过人为的网络状外包被彻底打碎。这不但导致骑手分不清用人单位是谁而大大增加维权成本,就连法院也因难以确定用人单位而判决骑手败诉。外卖平台与大量配送商正是借此操作在不同程度上逃脱了用人单位的法律责任。”

“ 与之相类似地,在众包模式中为外卖平台的成本和风险买单的众包服务公司也兼具「傀儡」和「皮包」的特性。「傀儡」体现在它们不过是为外卖平台代为处理与众包骑手的行政事务,而真正的规则制定者、拥有管理大权和实权的主体依然是外卖平台;「皮包」体现在它们微薄的资本毫无抵御用工风险的能力,尤其当发生严重事件时,众包服务公司自身都朝夕难保,遑论骑手的权益保障。此外,众包服务公司更换频繁,许多公司与外卖平台的合作协议不足1年,这无疑增加了众包骑手后续的维权成本。”

mp.weixin.qq.com/s/FIdsv8K-tES?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