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感觉我就是百吐投稿当事人…… 

下午睡醒看到阿毛给我发消息问考不考研,我拖延了一小时才回她,尴尴尬尬的。
我说不打算考研。
她说她也是。
她问我大四这一年什么打算。
我说不知道呢,能找到工作就留在重庆呗。
她说她原本也打算留成都,现在又决定回家了。
我问为啥。
她说原本要和她合租的朋友突然说要去住她哥家,她不想自己租房子,也不想和不认识的人一起住。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想看看我有没有可能和她一起租房子吗,这就是她这么久以来找我聊天的原因……虽然觉得很离谱,但是part of me真的蠢蠢欲动,有点想跟她说我如果找到合适的工作,更想去成都住。还好理智我克制住了。
我真的觉得我好贱啊,好贱,上赶着犯贱。虽然知道不能,也不应该,和一个我暗恋过很多年的非单身状态直女合租,但是想到说不定能住在一起part of me真的很开心。
就现在想想刚刚的聊天,是有点伤心的,总之心情十分复杂,我到底什么时候能摆脱掉这些,感觉晚上又可能睡不着了。

Follow

有的时候感觉我就是百吐投稿当事人…… 

我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我说和家人有些矛盾,以后不打算再回家住了。
她问我那我们是不是很难再见面了,她还想和我一起喝酒。
她说她明年毕业还要回成都。
我说那可以到时候见面。我过年应该也会回家。
她说真的吗,我以为你会不想见我。
我想了好久不知道说什么,刚刚蠢蠢欲动的part of me当然是想的,但理智我不想,理智我想到和她见面这件事都很伤心很疲惫(那这还是理智我吗,觉得也不理智)
我说不会呀。
她回了个爱你。
然后又问我吃没吃饭什么的,也对我的想死状况表示了关心。
我说没事儿,最近好多了。
她说那就好,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说嗯!
其实我们都知道有什么事都不会和对方说了吧,大一梦醒时分,我那个时候好依赖她,虽然她那个时候就不是单身了,但我还是很依赖她,经常发消息,也会给她打电话。有次我喋喋不休说话时突然意识到一直是我一个人在说话,就问她的近况怎么样,她说还好啊什么的,没说什么,我当时很害怕,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我打扰到她。
我也说了那句话的,我说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跟我说,她答应了,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我也没有说话,但是已经哽咽了,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也是跟男朋友说,不会轮到我了,我们俩就一直沉默着,谁也不说话,然后我就哽咽着说了结束语,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她打电话。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