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在那以后,青年人能结成一股力,能由此学会些发言的精神,表决的方法,寄希望于一个公民社会的养成。可实际呢,投书告密,助官捕人,有些人反倒学会了相反的东西。”

Show thread

哭哭啼啼新版粉:I will always remember when the doctor was 8.5th, 9th, 10th,11th and 12th.
老版粉 & Big Finish粉:Welcome aboard.

时刻提醒自己:
不要成为那种人云亦云的人,那种有事情发生会立刻确认周围人立场然后跟上的人,那种熟练地运用网络用语和被几万人重复过的俏皮话来表达他人的看法的人。

靠啊,刚才猫真尿我铺地的凉席上了,可能是睡懵了,下床转了两圈没转明白,没发现自己在我屋,走到柜子边哗哗就尿。我一听不对瞬间直起来,拧开灯坐床上与它四目相对。
也没有想象中愤怒,原以为这种情况我能把它活吃了。先用一次性洁面巾凑合擦擦,再一看猫,竟然没逃,正在,拼命地在舔我脱在凉席上的裙子…………
裙子被尿沾到一点,它自己四个爪子全湿着都顾不得了,还女娲补天的在那舔,看它恨不得给我磕一百个响头的样子不禁反思:我老人家竟有如此淫威……

程無右:“雞蛋舍身殞命往石頭上撞,你反倒關心起石頭的自由來了!”
盧泊安:“以石擊卵固然是霸權,但以卵擊石就一定是正義嗎?”

再到今晚蔡老師那句:“雞蛋和石頭,你會選擇何者?”

一邊是獨裁霸權,一邊是言論自由;一邊是法理和規矩,一邊是道德和人情。不盡相同的主題卻同樣談到雞蛋和石頭的比喻。還是很有趣的。

Show thread

#双枰记

狱中争论还蛮精彩的,用当年,或者是属于人们浪漫回忆的共产党暗中批评今日共产党。对白写的非常用心,比春逝过瘾一些

获取的新刀,让我在朋友宿舍直接破防
九人的初代导演是范轶然,今年年初死于芝加哥枪击案,本来说好十周年要重聚的

剧末这张照片,原图是右图

“——献给故人”

Show thread

不能再看了我睡觉去了,看不到的戏不了解也罢 :drunk_2:


“拿着吧,没准哪天你就改主意了呢。”
“没准哪天我就死了。”
“你不会死。”
“谁还没有那一日。”
“若有那日——程婴杵臼,月照西乡,吾与足下分任之。”
“庭上见。”

Show thread


强行把最后的序言听写出来了,很多地方不确定请大家补。(这真是我做过最难的中文听写了……)

余弱冠之年,与挚友郎世飖、卢泊安同著此书。三人因棋而识,棋盘者,枰也,是为《双枰记》。前半部为少时所写,尚显神完气足。而后几近夭折。时隔二十年,狱中重提旧笔,不知何日得见于世。
想余三人,劳碌半生,多不可解。又恐天不假年,于【】之名,为此书作序。状虽喜功名,实则既不能识人,又不能察世。执意孤行,致多方树敌。或有书生掌兵,时常自苦,夺力挣名,技不如人;或有才华满腹,而无一专精,学书不成,学世不成,学文章不成,学稻粱谋亦不成。遥思往事,是报人,是学人,是党人,是愚人,是烂柯人,也已矣。
胡言二十年来,总成一梦,既无【】也无悔。盖因天下之看灯者,看灯灯败;观棋者,观棋棋败。唯有身于光中、雨中、棋中、局中,方知夜幕为途(?),非困于一己之胜负。局中虽有黑白,救国却无定法。所一枰者(?),为胸中灯烛一点,辗转相怀,旋转飞赴,而灯不轻灭。

然后跟的南京白韵是“少年听雨歌楼上”那首。

Show thread

人物配置和 有相似,但是主题为“民国言论自由第一案”,较蒋公的“赴宴”困境更为沉重严肃。“共匪”、“青帮爪牙”、“亲蒋份子”,三位年少知己共处一监狱,冲突激烈,情谊也极其真切。
可以看出剧作者是真心实意地、赤诚地、甚至可以说毫不遮掩想要探讨一些事:从政府与国家的关系、言论和思想自由,到伸求主张的方式、极端暴力行为的后果,以及对“正确道路”的不断反思,作者借民国几位知识分子的口全都说了出来,直白到我一度担心直播间被封。程一开始闹脾气时坚称自己走的是正确道路你们这些不正确的当然要被消灭,使两位朋友非常气愤直骂你将来不过是要独裁,而最后冷静下来,也说自己不断地在推翻自己。郎接话说,也许曲曲折折的道路才是最切实、最真实的道路。
而在这曲曲折折中,他们也终究放下了道路的分歧,而选择了友谊:“你若死——程婴杵臼”。

感谢话剧九人做慈善,明早十点B站直播间还有一场。希望未来能够给九人补票钱。顺便根据我经验这戏还是得早看,一旦火了可能有些东西就会被改没了。

Show thread

再转一遍这条微博👆
你们卢教授笑死我了。这一分钟的刻薄话说得比前面一个半小时都多吧。

这是善良,这是冷漠,这是恶劣。……你在这儿。(比划)

哦?那你请我们回来,是要接着骂我们。

-你为什么总是打断我的话?
-因为我不能打断你的腿。

Show thread

蒋剃头在放屁,你就是吃饱了打臭嗝,笑死我

艹看个嘟文就tm在说转码转码转码,前面好好的最后来一句转码,老子就tm不想转怎么了?想转的早就被说动了不想转的只嫌烦,您转码成功了恭喜恭喜,但转了又不是就能跑路,也有人就是不适合转了更痛苦,还有我这样就是不想干这份活的,天天在各种地方看见转码,烦死了

今天竟然看到了活的巧叔的现场……我的天……(虽然唱得是饭桶(。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