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不甘情不愿地独自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感觉好像一只被人用水灌出来的蛐蛐。」
袁哲生

本来想着闲下来就摘抄,但是很不幸,书并未放在身边,懒惰趁虚而入,这个计划又得搁置。

Show thread

为什么某些内容阅读了之后会留存在自己的记忆中,到底是什么给我留下来深刻的印象以至于我反复想起?貌似不是精妙的文字游戏,反而是一些很直白却能想象到场景的描述。一种氛围感?

「女权主义是自主申告的概念,只要一个人说自己是女权,她就是女权。」
上野千鹤子

「我就没有小看婚姻,所以没有结婚。」「向出轨对象要求赔偿的依据,就是自己的私人财产的所有权遭到了侵犯。」
「我不认为性爱是『裸体的交往』。一旦脱掉衣服,双方就不得不直面数千年的男女关系的历史。」

《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

今年最喜欢的书是《到灯塔去》。

我突然想明白了一点,跨性别者因为有两重经历所以ta们所拥有的共同经验应该是扩大的而不是缩小的(并集而不是交集)。所以,出于基本的道德感,ta们很可能会站在女性这边。

Show thread

身份的兴起和彼此之间的对立是因为可以共享的生活经验的不再。我不认为是生理性别使男女两性之间无法理解,而是被划为男女两性的个体所经历的生活经历的不同、由此获得的生活经验的不同使二者分道扬镳。在这个意义上,跨性别者们也因为其原本的生理性别而无法真正理解ta们心理所认同的性别,再加上ta们独特的生活经历,所以很难代表男女性别中的任何一个,ta们仅可代表跨性别者本身。不过,认为是各自的生活经历与生活经验的不同还可以给我们指明一个希望,即想办法构建一个共同的生活经验,而不是只是抱着一个消极的观点,生理性别的不同使男女两性永远无法互相理解。

「保守派认为,好处被有失公允地给了少数族裔、女性或难民,他们觉得政治正确横行霸道地遍地都是,他们的这种看法过于夸张了。社交媒体要为这个问题负很大的责任 因为一句单独的评论、一个单独的事件能在互联网上来回传递,成为一整类人的标志。对许多边缘化群体来说,现实一如既往:非裔美国人还是警察施暴的对象 女性还在被侵犯、被骚扰。」

又看到这里了。
「我不想像我爸妈那样两个人不说话。」
「阿芳向我透露了她关于未来生活的一点想象。『我有时候在想,去省外找一个,我四姨在江苏那边,我去过一次,他们那里的男的都很需要老婆的。反正通过亲戚朋友介绍,我想总会有我的容身之处的。我们那里有人贩子,卖女的到那些地方去,』阿芳眼里闪过一丝希望, 『有时候有一种傻想,让人家把我卖到那些地方去。到了那里,我对他好,他也对我好。』」

《欲望与尊严》

太形象了。
「他的顾影自怜,他对同情的渴求,好似一股洪流在她的脚旁倾泻,形成了一潭潭的水洼,而她这个可怜的罪人,她的唯一行动,就是提起她的裙边,以免沾湿。她紧握画笔,漠然伫立。」

感谢

阳光照着屋檐,照着白杨树
和白杨树的第二个枝丫上的灰喜鹊
照着它腹部炫目的白

我坐在一个门墩上
猫坐在另一个门墩,打瞌睡
它的头一会儿歪向这边
一会儿歪向那边

阳光从我们中间踏进堂屋
摆钟似乎停顿了一下
继续以微不足道的声音
摆动

余秀华
2014 年 12 月 5 日

「 接受多元化并非对于我们生活在多元社会这经验性事实的承认,相反地,接受多元意味着一种努力,这种努力试图寻求在同一政治空间中与别人共存的合理方案,他们作为自由而平等的个体受我们尊重,但同时在身份认同与利益上与我们完全不同。」

「执政的民粹主义者总是可以将所有的失败都归咎于那些『反人民精英』的破坏 ,这就是民粹主义者往往偏爱阴谋论的原因之一。人民必须永远正确 一切失败都是敌人的阴谋所致 而国内或国外的敌人总是取之不尽的。」

伤到谁了?

在横店村的深夜里
只是现在,我们又一次陷进春天
多雨的,艳丽到平凡的春天。
我爱它
不过是因为它耐心地一次次从大地上复活

横店村的春天,如此让人心伤啊
我们的每一朵花仅仅是为了一个无法肯定的果
当雨落下来,我听见杏花噗噗落地的声音

是的,它们落下的时候只有声音
姐姐你知道吗,春天里我是一个盲人
摸来摸去,不过是它呵出的鼻息

许多日子里,我都是绝望的,如落花浮在水面
姐姐,我的村庄不肯收留我,不曾给我一个家
在这样的夜里,时间的钉子从我体内拔出
我恐惧,悲哀
但是没有力气说出

2014 年3 月24 日

余秀华

如果我在一条河里去向不明
我希望你保持沉默,在预定的时间里
掏出黎明

余秀华

没有人知道我体贴每一棵草
也没有人知道我的宝藏

余秀华

我身体里也有一列火车
但是,我从不示人。与有没有秘密无关
月亮圆一百次也不能打动我
月亮引起的笛鸣
被我捂着
但是有人上车,有人下去,有人从窗户里丢果皮
和手帕。有人说这是与春天相关的事物
它的目的地不是停驻
是经过是那个小小的平原,露水在清风里发呆
茅草屋很低,炊烟摇摇晃晃的
那个小男孩低头,逆光而坐泪水未干
手里的一朵花
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身体里的火车,油漆已经斑驳
它不慌不忙,允许醉鬼,乞丐,卖艺的,或什么领袖
上上下下
我身体里的火车从来不会错轨
所以允许大雪,风暴,泥石流,和荒谬

余秀华

看一直游到海水变蓝里余华谈他的第一篇发表的作品改了结尾,我就一直怀疑是不是十八岁出门远行,结果不是。
我还是不相信它的结尾啊。
不过也侧面印证了,毕竟社会主义国家没有黑暗。

当看到王朔写故事都是我编的,我脑子里只有两个大字“矫情”。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