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反杀校园霸凌者入狱后:陈泗翰失去的7年与无法实现的律师梦】7年前,“贵州校园少年反杀案”曾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因反杀校园霸凌者,优等生陈泗翰在15岁那年被判入狱八年,去年8月,陈泗翰因狱中表现优秀提前假释出狱。在狱中,陈泗翰参加多个比赛获得奖项,并自学拿下刑法大专文凭,出狱后,他离开家乡贵州来到北京生活,目前在北京某律所实习,如今他的梦想是当一名律师。然而遗憾的是,据多位法律界人士表示,尽管该案的确存疑,但陈泗翰想要申诉成功极为困难,而有犯罪记录意味着陈泗翰永远无法实现律师梦。
2014年4月30日,贵州省黔南州瓮安县瓮安四中。初二学生陈泗翰在食堂排队买早餐,遇上校园混混李元斌(化名),对方无故踩了陈泗翰一脚。“你为什么踩我?”陈泗翰问,对方答:“喜欢踩”,两人随即发生口角。
当天早上第二节课下课后,李元斌和金瀚(化名)等人再次来到陈泗翰的教室门口,将其拉到同层及五楼楼梯处进行殴打。当时的暴力殴打长达30分钟,李元斌仍不解气,要求放学后见。
放学后,陈泗翰走到学校门口,被李元斌和金瀚强行拖拽,在双方拉扯的过程中,一名围观的同学将一把卡子刀递给陈泗翰防身用,在李元斌对陈泗翰再次进行殴打时,陈泗翰将卡子刀拿出来刺在李元斌的胸部。
李元斌荷包里同样备有卡子刀,李元斌右手持刀往陈泗翰的后背刺去,“被捅后,我两手拿刀向上捅了上去,接着我就跑了,他一直在后面跟着追。” 陈泗翰一路跑到县公安局中街治安岗亭请求帮助,后李元斌被金瀚送至医院抢救。斗殴第二日,陈泗翰得知,李元斌意外身亡。次日,陈泗翰父母向受害人家属赔偿11万并达成和解。
2014年10月28日,贵州黔南州瓮安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认为陈泗翰的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法定构成要件,同时采纳“本案发生系被害人主动挑起事端,被害人有明显过错”的从轻意见,判处陈泗翰有期徒刑8年。得知判决结果,陈泗翰脑子一片空白,四肢无力,“是法警牵着我去按下手印、签字。”
1999年6月4日,陈泗翰出生于贵州省黔南州福泉县,自小成绩优异,初二时在父母的安排下转学到教学质量更好的翁安县四中读书,在同学们的印象中,陈泗翰待人有礼,品学兼优,从不违反纪律。转学后,他在瓮安四中收获了一群惺惺相惜的朋友,他们约定一起升学至重点高中念书。
一审判决后,陈泗翰及家人、同学对一审判决结果不服,陈泗翰同校的55位初三同学自发联名向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写了一份《关于请求请判陈泗翰同学的请求信》:“我们时常说起长大后我们会变成老师、医生、工程师、公务员,就当我们要中学毕业一起携手升入高中时,陈泗翰却发生这样的变故。我们非常希望法官大人能看在他是被迫反击,才将他杀死的事实,更希望考虑到他是未成年人,给他的人生一些希望和保护。”
然而,这样的来信并未发挥作用,贵州省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最终维持原判,陈泗翰于贵州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入狱时,陈泗翰刚满15岁,距离中考还有13天,等待他的却是八年刑期。
迷茫消沉似浓雾一般包裹了他的人生,他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未管所的陈警官一直鼓励他重新生活,“刑期很漫长,如果你想学习,可能刑期就会成为学期,如果浑浑噩噩的过,刑期就真成了刑期。”他支持陈泗翰在未管所学吉他,读书,参加征文比赛,朋友们也不断给他来信,鼓励他不要放弃。
转眼就是高三毕业,2017年夏天,陈泗翰服刑满三年,高墙之外,同学们结束高考,迎来了新的人生。陈泗翰羡慕那些即将上大学的朋友们,这激励他在狱中更加努力的生活,陈泗翰周围都是形形色色的少年犯,他有时候教那些孩子认字,也学着开导别人,“有比我小三岁的男孩,满身都是纹身,小学都没读完,因为涉黑判了十年,他也很迷茫,我就告诉他,我是怎么过的,在教别人的时候也是教自己。”
在未成年人管教所,除了参加征文比赛,唱歌比赛,陈泗翰还自学了吉他、萨克斯风、成立乐队并报名了中专、大专课程。陈泗翰好学努力,每次都会得很多奖项,每次得奖,陈警官都会来拥抱他,后来陈警官调离未管所,陈泗翰很不舍,提及在狱中的优异表现,他说,“我不想让他觉得看错人。”
2019年1月,19岁的陈泗翰在狱中拿到了刑法专业大专毕业证书。2020年8月25日,陈泗翰因表现优异提前假释出狱,出狱时,他把七年间所有珍贵的东西都放在了一个袋子里,除了未管所的警官送给他的钢笔,还有七年间收到的一百多封信。
如今已出狱一年的陈泗翰刚满22岁,想起过去的七年,仍觉得恍然如梦。陈泗翰的故事播出后,引发了网友大量的讨论,网友普遍质疑,为何当年陈泗翰未被判正当防卫,是否判罚过重?瓮安县人民法院回应,“陈泗翰在主观上有追求伤害对方的动机和故意,客观上实施了用卡子刀刺杀对方胸部,并致对方死亡的严重后果” ,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法定构成要件。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韩润生表示,本案的主要争议点即为陈泗翰是否具备主观伤人的意愿,若陈泗翰拿刀仅是为了防卫自身安全,并未有主观伤人的故意,而是被动的卷入斗殴中,且后续也仅是为制止仍在继续的不法侵害而意外伤人,应当构成正当防卫。“如果是因对方使用凶器导致其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防卫过程中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构成特殊防卫,不属于防卫过当,防卫者无需承担刑事责任。”
近年来,随着于欢刺死辱母案、昆山反杀案等案件引发舆论对正当防卫的热切讨论,正当防卫制度正在逐渐被唤醒,直接推动司法实践变革。
据悉,2018年12月,陈泗翰家属曾向贵州省高院递交申诉状请求重审本案,高院认为原判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驳回申诉。2019年3月,陈泗翰家属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申诉状,请求再审该案,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已接收相关材料。
如今,出狱后的陈泗翰离开贵州,来到北京重新生活,目前在北京某律所实习,他希望未来能成为一名律师。但遗憾的是,多位法律人士提及,陈泗翰想要翻案难度较大,而陈泗翰本身有犯罪记录,他的律师梦想可能难以实现。
近日,一个谈话节目采访了他。节目最后,是陈泗翰在铁轨上往前走,那是一条交叉的铁轨。主持人问陈泗翰会不会感到孤独,他仍然保持笑意:“我习惯孤独,孤独啊,孤独可能就是一瞬间,我渴望它很长久,但是有些东西不是能完完全全向前走,它还是会被现实打败,你渴望它是长久的,但是可能回不到那个时候,我们必须要接受这种遗憾,但至少它是美好的。”
一些弹幕从屏幕上滑过,上面写着:祝你前程似锦。 :sys_link: sohu.com/a/502792521_161795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L2OsEoc3Q

· · souhunews · 2 · 16 · 15

@souhunews 在咱国强奸女生的狗逼人渣有检察官亲自找受害人忽悠和解然后罪犯给检察官送锦旗,这种自卫反击的好少年倒要蹲监狱,这是怎么个道理?呵呵

@wolf2046 @souhunews 因为有些人就怕正当防卫的人多了会要他们的命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