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疫情下的舞团:幕布升起前 舞团已解散】侯莹舞团位于北京宋庄镇的一个小村落,舞者们从城区来回要4个小时。远归远,侯莹觉得这里租金便宜,且人迹杳然,几乎不用担心舞团地址出现在疫情流调里。但4月25日,北京通报,暂停文艺演出等大型聚集性活动。此前,担心各地因有疫情导致健康宝弹窗、返京遇阻,侯莹提前推掉了一些京外演出,全身心筹备《消失》。“演出一律暂停。”看到消息,侯莹愣了许久。当晚,工作人员刚从剧院领到演出证,还没暖热乎,第二天全都退回去了。“就差一点点啊。”舞者们惋惜不已。
舞团解散的消息接踵而来:4月28日,陶身体剧场发出消息:受疫情影响,无力承担团员工资等运营成本,不得不计划解散;4月29日,杨丽萍解散《云南映象》团,直言“没有舞台,我们真没有办法生存下去”;与此同时,北京现代舞团选择将原应在吉祥大剧院演出的舞剧《三更雨·愿》转为线上直播,在开播前3个小时,艺术总监高艳津子给舞团全员开了一个会,主题是:舞团要解散吗?如果不解散,怎么活下去?这一天,恰好是“世界舞蹈日”。
在人类与疫情相处的第三个年头,在影院、书店等实体场馆闭店潮之后,文艺团体也站在了去与留的十字路口。侯莹不想放弃所有人的付出,3年来也沉淀出了不错的作品,就差一个舞台,她想挣扎最后一次,呼吁社会关注民营艺术团体的生存困境。在侯莹看来,现代舞是一种可以拓宽思考维度的艺术,它不是限定、教导观众某种特定的价值观,不是给观众看教科书,每个人可以结合自己的阅历去理解舞蹈,它提倡的是自由、开放。(经济观察报)更多详细内容请查看原文>> :sys_link: 3g.k.sohu.com/t/n605359216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LtwQRlPDB

· · souhunews · 0 · 12 · 4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