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dating
更新一下,有茸友提议开个群大家一起聊天,我建了一个 discord 群组,预计是主要聊英语电视剧集,当然聊其它语言的电视剧和动画还有电影那都是不可避免的对不对www

可以根据某部剧集和剧透/非剧透划分子频道,这样追剧进度不同的小伙伴也可以放心聊天了。因为是我为了找聊美剧的朋友才开的,所以会是我一人独裁的群组,vibe 不对劲的我可能就会(。

discord.gg/mJVTPvEcbz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早上醒来睁开眼,我的大脑:我还没有写过百合黄文!BG 的还没写过 pegging!新的一年我有好多东西需要写!

Pinned post

新年决心:

① 在 letterboxd 多给电影、评论、片单点心心

② 在 fedi 多给茸友们点星星

Pinned post

说到底,其实我真的不是很介意自己只会重复别人的思想,没自己的独特东西,也不讲述自我的。

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要介意这种事。

nxhdhfiencksoqh网友说所有人听完小米的动人演说之后,都会以为 Mary Beth 已经去世了哈哈哈哈

🤣 是真的我看完之后赶紧去查了一下发现她还在世

Show thread

长期研究中国女权主义运动的Dr Leta Hong Fincher 在twitter关于为什么女性这次站在抗争前线的thread,很值得一读!
twitter.com/letahong/status/15

天啊,小米在哥谭奖上领奖时致敬 Mary Beth Peil ——她的电视奶奶,Dawson's Creek 的 grams,说得我都要掉眼泪了……「我之所以能演后来那些角色,都是因为我首先出演了 Jen Lindley。我今天能演史匹堡的母亲,都要得益于我曾演过 Mary Beth 的孙女。」

twitter.com/Variety/status/159

请大家注意这是假消息,是esu人将跨性别姐妹的父亲手机号装作黑警手机号放出,借机骚扰跨性别姐妹的家人。请大家帮助扩散,不要让恶俗人借民运的力量迫害跨性别姐妹。#辟谣

:aru_0520: 说起韦斯安德森,我昨天倒是刚看完他的最爱 Melody (Hussein, 1971),确实是能从里面看到好多安德森电影最热衷的元素。不过安德森的孩子们,怎么说呢,比 Melody 里的孩子们更……堕落一点。Rushmore 最明显。还没太想好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等重看完月升王国再说吧。

Jacob 说如果不做演员的话……有没有职业是专门看电影啊?他好喜欢看电影www 最爱韦斯安德森。(「不是因为他和我同姓啦!」)说也许他可以为 BFI 或者 BBFC 工作!呜呜呜呜真是个好孩子。

不过这个采访是 08 年,那会儿他好小哦,才 18 岁。这影迷生涯搞不好比我都要长,都要热情。那次他在播客里也说过不吃饭都要攒钱去看电影……我懂你,好孩子,我的心之友,呜呜呜呜。

youtube.com/watch?v=7igWk2RRQo

朋友们不要自杀,活着说不定哪天可以和大家一起颠覆国家政权。

【北京2岁孩子阳性 父母为不拖累邻居去方舱被劝留】11月27日,一则《中国好邻居》暖心视频刷屏,视频里,一位身穿防护服、背书包的男子抱着穿防护服的小朋友从单元楼走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位“大白”,准备前往方舱医院。男子解释孩子患有哮喘,这时,几位邻居连忙劝阻:“(哮喘)家里都照顾不好的话方舱能照顾好吗?”“带孩子去方舱啊?天哪!”“方舱只有基础医疗,你知道什么情况吗?去哪个方舱?”
男子回复“不知道”后,有邻居说道“方舱连药都没有,你带着孩子过去医生顾不上你”“太危险了”,还有邻居表示“遇事咱们同个小区的还能帮助你”“有急事就打120,去医院”,大家纷纷劝这家人留下。随后,男子抱着孩子返回。
据介绍,此事发生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慧谷阳光小区。11月27日,据媒体报道,此事有了后续,一位就在该社区的朋友证实,经过争取以及同单元邻居签字等过程,目前街道允许当事人自行决定要不要去方舱。还有消息显示,孩子爸爸在微信上表示:“目前我们在家。刚社区给我们电话了,说让我们自己决定。”
如果邻居同意,阳性人员可以居家隔离不送方舱,这种想法目前可行吗?小汤山方舱医院医疗专家李侗曾介绍,对于无症状感染者本人来说,大多数人是愿意居家观察的。但作为医生,确实在临床上看到了有些老年人感染后,会发展成重症病例,或加重原有基础病。因此,家有老人、病人或即将参加考试、有重要工作待处理的同小区居民,也许会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更多内容请查看原文>> :sys_link: 3g.k.sohu.com/t/n650824319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Mhe3F96vB

@LossFallacy 你认真的吗?我原本只是很心平气和地转发和提醒,但你这样的问题要让我应激了。
英国人要是管全世界会讲英文的高加索人都叫“同胞”那不是有病吗?管同根同源的美国人、澳洲人、加拿大人、新西兰人叫声“同胞”都是冒犯,还好英文语境里根本没有类似的词,因为这个词本来就是个政治术语,是强盗的词,试图在逻辑上霸占另一个国家的人民,将其归到自己的语境和体系之下。
大家都是不同国家的公民,有着不同的法律、文化、体制,谁要跟你当同胞啊?我们不是家人,也不是兄弟姐妹。你要是看血缘关系就想喊同胞的话,先去忽悠全世界人一起喊非洲同胞。

【散步指南】
来源:公众号“所有的鱼”
mp.weixin.qq.com/s/4Q2b9xENsJr

过去一年,全世界的人们如此保持联络:

#伊朗#

自 9 月 16 日,人们因抗议 Mahsa Amini 之死走上街头时,伊朗的互联网数次中断;21 日起,仅剩的两个国际社交软件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也被切断。

对伊朗而言,上一次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断网还是在 2019 年 11 月,当时大量公民上街,抗议燃油价格的大幅上涨。此次则还出现了对通讯的审查,数字安全倡导组织 AccessNow.org 发现,短信中如果出现 Amini 的名字,将无法顺利被接收到。

近年来,通过切断或干扰网络接入来压制抗议活动已经成为一种惯用手段。《连线》统计,2021 年,古巴、孟加拉国在内的 23 个国家共切断互联网 182 次。限制带宽也变得越发常见,这样做的目的在于,名义上仍保持了网络接入,但信息的流通效率被大大削弱,视频、图片的上传与播放都受到极大阻碍。

联合国在今年六月的一份报告中详述了这类手段的升级。报告提及,随着 5G 网络的采用,网络细分和差异化程度提高,还可能出现针对特定地理位置的、新的断网手段。这些微妙的干预时常与网络故障混淆在一起,让人难以分辨。

镇压下,Gershad,一个地图众包应用程序的使用飙升,这是一个伊朗本地的软件,让用户能分享和跟踪道德警察的实时位置;伊朗人还开始使用 Nahoft,波斯语里这是“隐藏”的意思,这是一个文本加密器,能将波斯文转换成一堆随机的单词或图片,接收者用软件破解后才可获知真正的文本。

#缅甸#

去年网络被切断后,缅甸民众开始大范围使用 Bridgefy ,一个基于蓝牙连接而不是互联网来发送消息的通讯软件,让消息能够一传十十传百地散播开来。在政变发生后的 48 小时内,它在缅甸的下载次数超过 110 万次。

网络安全公司 Recorded Future 的一份报告显示,缅甸人还开始转向 Tor 浏览器,一个原本被广泛用于浏览“地下暗网”的匿名浏览器。在此之前,缅甸几乎不存在使用 Tor 的情况。

3 月 9 日, Twitter 推出官方的 Tor 浏览器版本:twitter3e4tixl4xyajtrzo62zg5vz。通过这个原本被广泛用于浏览“地下暗网”的匿名浏览器,用户可以绕过审查,以一种更安全的方式访问该网站。

保持连接被认为是头等大事,这将人们聚集在一起。精通技术的人在 Reddit、4chan 等论坛上发布推荐了各种可以绕过审查限制的应用程序,包括 Signal (加密通讯),Briar(蓝牙通讯),Tails 操作系统(加密操作系统)和 Brave Browser (隐私浏览器)等。

电台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里,一些民主团体和独立媒体转向广播,共享无线电频率,来向民众传递消息。未经审查机关批准的“海盗电台”开始涌现。4 月 1 日,一个名为 FederalFM 的频道上线,在和听众介绍联邦制的同时,播报全国各地正在发生的事件。另一个组织 Operation Hanoi Hannah 收集和制作音频,并计划通过电台频率向军队中的士兵播放,希望说服士兵站在人民的这一边。

在断网之前,抗议领袖 Khin Sadar 在 Facebook 上呼吁人们参加抗议游行,“让我们重新开始听广播,让我们开始给彼此打电话。”

#乌克兰#

相比于 Twitter 和 Facebook,提供端对端加密通讯的 Telegram 近年来对内容实施的审查更少,因而变得广受欢迎。在乌克兰,上百万人每天从中获取关于疫情的资讯,俄罗斯入侵以来,一些原本用于疫情更新的频道,成为战时资讯的主要集散地。Check Point Research 监测显示,2 月 24 日,以战争为主题的 Telegram 频道增加了六倍。

#无国界记者#

高度封锁之下,什么信息绝对不会被审查?彩票号码。彩票每天都会开奖,电视、广播、报纸等国有媒体则会“帮忙”把中奖号码传递给居民。非营利组织无国界记者创造性地利用了这一点。

他们意识到,审查需要时间。在一些国家,政府可以强制要求平台封锁一个人的账号。虽然可以注册新号,却往往会跟原本的读者失联,极大地阻碍了信息传播。因此他们决定,将彩票号码作为暗号。利用平台的搜索功能,只要在发布内容里加入当日的彩票号码,不论换了多少次账号,都可以通过这个方法被搜索到。

如今,这个名为 The Truth Wins(真相必胜)的项目,在俄罗斯、土耳其和巴西都已上线。无国界记者在上面为一些被屏蔽的媒体网站做了镜像备份,也鼓励自由媒体人参与进来,让人们能够借由这个方法,保持对独立新闻内容的获取。

#手机要被收走了该怎么办?#

将手伸入口袋,同时按住手机电源和音量按钮,持续两秒,你会感到一个轻微的震动。屏幕上会出现三个选项:滑动关机、打给紧急联络人、取消。

但你什么都不用做,甚至屏幕都不用看一眼。此时,你的手机已经进入“硬锁定”状态,即必须要密码才能解锁,指纹和面部识别都无法奏效。(限 iOS 系统)

Markdown 格式发明者之一 John Gruber 最近在自己的博客 Daring Fireball 上,语重心长地说明了这个方法,并重申,“不要只是记住它,而要内化它,变成一种不假思索的行动……每当你要与手机分开,比如经过任何检查点,尤其是在机场,要经过金属探测器时,你就该想到,‘锁定我的 iphone’。”

背后隐含一层意思,非自愿的情况下,比起强迫你提供密码,生物信息更容易被夺取。这也是现代公民的必修课,每个人都该学习如何去保卫自己的数据,尤其是几乎可以还原一个人所有行动的手机数据。

#人们还学会#

学会在参加抗议活动时关闭手机,卸载敏感软件;

学会与人群呆在一起,融为一体,不要落单,当发现自己有被分散的可能时,第一时间回到人群当中;

学会为断网做准备,提前与同伴交换手机号码,并且自备充电宝;

学会不带专业摄影设备,而使用手机,及时备份拍摄到的素材,在手机本地上删除;

学会避免冲突,避免肢体、口头甚至眼神的接触。保持安全,保持抗争。

求助!@board @Leeing
昨晚参与成都protest的朋友被关在龙泉驿分局,请方便的朋友帮忙拨打电话,要求放人。
打电话或者转发都是帮助,非常感谢。
消息来自昨晚参与protest的朋友,确定及肯定。

男子称北京示威者中混入境外势力 被民众爆笑回怼

译成英文了
Beijing protesters fired back at the claim that they were fanned by foreign hostile forces (English)
youtube.com/watch?v=ee-9k6wvvJ

IWTV + TVL + QOTD 跳着瞎读 thread 

把 IWTV 后半部分读完了,之所以会想看这部分是因为 Rolin 在采访里面说,他们编剧室在准备第二季时,头两天啥别的都不干,就是互相朗读这本书的后半部,还提到后半部很难改编,因为差不多所有场景就是角色们坐下来纯聊天……

他提到最后阿芒和路易的河堤分手戏,这次读阿芒的独白真的很触动到他们。如果你在二十岁或是 teen 时第一次读这本书,那时你或许不能理解到底谁才是你该 root for 的。

读了那段之后,我猜他的意思是说第一次读的读者八成会对阿芒提出的愿景感同身受,但回过头才能发现他那种无辜的恶毒。就像 marry me a little 似的,乍一听好像很完美,说得都挺对,但实际上细细分析,就会发现那个虚构出的理想伴侣关系是多么自私和冷漠。

老实讲我会想要随便读读 TVC 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看看阿芒到底是啥样的,因为他在剧里形象太神秘了!我想知道他和路易的 dynamic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看下来感觉书里这个感觉,和剧里区别太大了,实在不好猜……

硬要说那就是迪拜部分,是有一点像书里分手戏时路易说的那样,他能 endure 下来的唯一的方法就是变得和阿芒一样,到最后就成了一面阿芒的镜子。迪拜公寓那个修道院风格,还真不好说到底算在谁头上,大概是属于他们两个的。

Show thread

RT 是的,不仅仅是在抗议活动中,警察是我们的敌人,平时警察也是我们的敌人,一直都是。

wxw.moe/@i_thing_cat/109420535

今天mastodon上有许多关于警察的讨论,我的看法是,警察、军人、武装警察等暴力机关工作人员,已经脱离了其作为社会生产力的一环,他们生产什么?他们不参加社会生产,他们依靠税收来生存。

暴力机关是利维坦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而创设的武器,维护治安也只不过是为了利维坦的统治更加稳定长久而不得不完成的机能,他们并不因履行治安的职能就具有某种亲善性。

而正是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不清,导致当初许多人对香港反修例行动过程中攻击差佬的行为产生了排斥和批评,也导致直到现在为止,仍有许多人对暴力机关持友善态度,以为他们是“人民警察”,是“人民的保护者”,却完全没有意识到,暴力机关从根本上就是与人民群众相对立的,是统治集团的武装组织。

而作为个体的人的暴力机关成员呢?他们是否是可以争取可以动员的呢?我认为这样的想法是危险的。资本家在生理层面也是人,然而在社会层面,因为资本的异化而使其变成资本的奴仆,为了资本的增值而服务,已经失去了作为自由个体人的社会属性。军警同样如此,也许确实有极少数个体能够觉醒而背叛自己的身份,但这种背叛是偶然的,不可期待的,不值得依赖的。

敌人总是敌人,并非天底下所有人都是同志朋友。

刚刚有很多人说我勇敢,不是的,真的不是。在第一天去 之前,我本来并不知道我要去做什么。临时抓了两个蜡烛我就去现场了,心里想的只是我去放一下蜡烛。现场和警察理论的不是我,分发白纸的不是我,带头喊口号的也不是我。而第二天,在明知他们会抓人的情况下依然去现场的人里,我也不在。
我一直是个顾虑重重并且胆小的人。不止我,现场还有很多人,一开始并没有敢想到最后会真的把两句“下台”喊出来。但是我感觉在现场,勇气是一点点积累的,禁忌是一点点冲破的。一开始是有人对着警察高喊“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我不能说,但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然后是有人把四通桥前两句针对封控的口号喊了出来,我小声说了句“四通桥”,旁边的男生也小声说“后面一句是……罢免独裁国贼……”,到这时我们都是不敢说名字的。但后面,喊着喊着,四通桥标语还是以相似的形式不同的内容喊了出来,这时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心里可能都在想着那后一条标语,直到有一个人喊出了:“习近平!”,而大家几乎是不曾迟疑地接了“下台!”(也有人喊“暴毙”但是不多),异口同声。
在喊出来之前我都没想到这句话能喊出来,但是喊出来之后……我确实难以形容这一刻冲破禁忌的感受。害怕吗?当然。我现在还在害怕。但当时,就像《不明白播客》的Kathy那样,当我看到悼念活动的消息就在我当时位置的附近,我只是不能不过去。
说实话,我想,如果四通桥上挂的只有一条标语而不是两条,这两句“下台”可能也不会在上海出现。而未来会出现什么,是垂死挣扎还是一切的开端,我不知道。我之前说四通桥勇士有没有意义在于后来者有无响应,这次,也同样如此。
祝我们终有一天夺得自由。

模拟健康码使用方法,昨天写给不太熟练使用互联网亲友的。象上大家应该不太需要,但如果象友也有同样的亲友可以用于避免重复劳动 

模拟健康码网址为 ilovexjp.pages.dev/
访问该网址需要vpn
点击右上角添加至主屏幕即可看到详细的添加方法,如果使用安卓手机添加不成功,在手机设置里找到用的浏览器(切忌在微信中打开,尽量不要使用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建议复制链接到火狐chrome safari打开),打开添加快捷方式权限。
打开行程码和健康码,可用看到页面都是实时动态的,对比过和支付宝页面完全无差。在健康码页面,点击绿色的健康码二维码,自动跳转到场所码页面。健康码行程码场所码中,所有文字数字(姓名位置身份证号等)都可以手动修改。
正常情况下页面访问过后,行程码健康码选项后会出现小对勾,代表可用离线使用(至此,后续使用完全不需要网络或者vpn,且文字数字依然可以更改)。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