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older

我(刚开始):我的黄文大概是一章 5K-6K 字,章章都致力于搞黄。

第五章(没有黄):

近来第一次在周末时一点写作的心情也没有。唉。

忽然意识到:如果我停止写作,能够节省出好多好多好多好多时间来!

但我不想停。

又失眠啦,我应该——

可是下一章好难啊我不想写了(。

是这样,只要我今天再写一千字,就能打开游戏看看 Comrade Harry 又能(被我)搞出什么花样来!

我已经开始幻想起完结了。

我真的好想把它写完啊!不是写烦了的那种想完结,而是,想把它好好地完成,不要太辜负它,那种想完结。

好不容易打算好好写文了,突然发现自己的 rime 输入法不知道被我折腾出什么毛病,之前积累的用户词库全都没了,我表演一个大型崩溃。

但这是阻止不了我的。

你们都可以去重看男鹅,而我只能继续跟文死磕……唉。

一旦找出方法「怎么写」,会觉得很快乐呢。啊,我果然还是喜欢写作!

每次一度过「我太糟糕了」的自我贬低期,进入到喜气洋洋的「我可真厉害」阶段,都是最嗨的时候。😁

Typora 更新之后图标不太一样了,差点以为自己换了个软件……

问题来了,我到底该写「鲑鱼」还是通常习惯的「三文鱼」呢?陷入深思。

不想写东西,倒是开始给 Typora 换主题玩。

说来惭愧,这还是我第一次按照大纲来写东西(是的这是真的),写到倒数第三章发现,虽然大体上确实可以说是没偏离大纲,但实际进展、尤其是角色之间的关系,具体场景发生时的感情、氛围,都已经远远偏离了最初的设想,导致最后两章的大纲几乎没有能用得上的地方了。原本计划中感觉是很漂亮的结尾如今看来也不太合适了。

很好玩。 :te_024:

至少也还得再写个十篇八篇长点的,才能发现自己到底是落在 pantsing plotting 维度的哪个点上吧……

发现离上次更新又过了二十天了……我是不是该良心发现地去写几个字了……

(但反正又没人催,是吧)

啊,半夜写肉的舒爽感~

(我都有多久没更新这嘟串了,差点找不到了,加个 tag ……吧)

正好这几天在写的这章,内容就是一帮酷儿一起出去玩。

真的,能去写我的幻想,可能是目前唯一还能让我保持住理智的事情。

一边自己翻白眼,「呃这玩意写得太 on the nose 了」,一边又很苦恼到底该怎么才能 subtly 说出真的很想传递的东西……

唉,写完最后一章可能暂时就不再写了。一个是没人看,一个是肩疼得太厉害了……这两天疼得我眼泪汪汪的。

(但我确实还是喜欢写怎么办 T_T)

就,写这篇是真的很背,我本来计划是五月底就能写完,结果五月来个 burnout,六月来个 depression,这才刚精神了没几天,又被疼痛折磨得心情低落。我是不是还是干脆放弃好了。

挂了个疼痛门诊号,热敷上,躺在床上开始拿手机写(。

大概什么也阻挡不了我吧 :aru_0520:

写某一段时脑子里一直循环 The Other Two 里面那句:In this climate? 自己乐呵呵的,但是知道写进去了也没人能 get 到梗,更何况那是个根本不适合玩梗的场景……

顺便,The Other Two 第二季将在 8 月 26 日回归!(突然恢复美剧新闻 bot 功能)

咦,就突然意识到 The Other Two 的姐姐也是(曾经)跳舞的啊,哈哈哈,怎么这么合适……!

最后一章到底会写多长,我们拭目以待(。

唉,今天才写了一千来字,就疼得受不了了,这还是吃了止疼药的……

我现在已经开始用手机的语音输入法写了……

一边在写着 knifeplay 一边觉得自己口味好轻哦……

写得好不顺……很多想法推倒重来好几次。总觉得不少地方都不对头。想要像过去那样,通过问问这些角色都是谁,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来找到一些答案,但这一次,他们好像不再跟我说话了。先放放吧……

学了一个很令人羞耻的招:采访自己笔下的角色,对,literally 跟角色对话……我、我来准备一下,试试看,看能不能拉下脸来做这么奇怪的事。 :aru_0540:

如果有用我会来汇报,没用的话就……哭着潜下去。

我还以为这章自己已经写得挺长的了,结果因为推倒重来太多次,一个场景差不多写了五六个版本,今天删去了多余部分一看,留下来的一共才 1W3 ……

今天终于想清楚了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写了,把后半段的大纲给弄了出来,接下来就剩把它写完啦!

Follow

这一章的搞黄部分长度居然超过之前任何一章纯搞黄章节。

:aru_0171: 难怪我写得这么累了……

在第十四章犯了一个错误,绞尽脑汁想要在十五章给找补回来,但是最后怎么也塞不进去。刚刚突然想到:我直接把十四章改了不就得了?

于是回去把已经发了的十四章给改了,不能改太多,不然会伤筋动骨,最后只改动了一句话,就把这个错误修正过来了,而且还增加了层次。

但有一点不好就是这个问题(或者说角色缺陷)没能得到正视,或许最后一章可以想想办法再找补……

如果今晚能写完一个场景,我就允许自己重看这周的 Succession!(这到底是奖励还是自虐)

还真的写完了!虽然不长(。

啊这样一次一个场景定目标还挺好的。

如果今天能写完两个 scene + 中间一段 narrative,我就允许自己重看 Kendall 生日那集!!!!

我让主角的手机铃声是天鹅湖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不是?是?在线等,急。

今天写了将近两千字耶!呜呜太不容易了……

那么来发一些 WIP 黄色片段 

晚上,在酒店的房间里,奥迪尔躺在床上,让齐格菲吻遍自己全身。他的手把奥迪尔推向高潮边缘,一次又一次,让他停留在那里。奥迪尔躁热的身子在床单上不停地起伏,欢愉被无限延长,一刻不曾停歇,满得快要溢出来。齐格菲抚摸他狼狈不堪的肉体,侧身撑在他旁边,低头看着他,目光专注温和,唇角带笑,完全入了迷。奥迪尔回望着他,说自己还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齐格菲问: *好,告诉我,你想要高潮,还是想要听我唱小夜曲?*

奥迪尔的大脑在情欲中浸泡已久,一下子懵了,只能喘息着回答: *不知道。我要你。*

于是齐格菲开始对着他唱起了小夜曲。奥迪尔就这样在求爱的歌声中挣扎,既浪漫又荒谬,情潮在体内放肆地涌动,爱人的声音占据他脑海的每个角落,然而歌词他一个字也听不懂。过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那是齐格菲的母语,来自那个无人归还的故乡。 *太美了。我那么幸福。*

他不知道齐格菲是什么时候结束歌唱的,又是什么时候把脸埋在他双腿之间的,他只知道有几根手指把他打开了,里面一阵激烈翻动,湿热的口腔包裹他,吮吸他。他的高潮持续了很久,停不下来,因为齐格菲吟唱的小夜曲还在他体内流连,让身体每个部位都被灌满,连骨骼的关节都在震颤。除了一直高潮,他什么也做不了。

唉,又是花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写出的一段对话,感觉写得还挺好的,但是后来仔细想了想,觉得完全不符合我想要的氛围,也不适合在这个时间点上发生在这两个角色之间,只好又忍痛删除了……

妈的写作真的好难啊!!!!

我觉得我有一个问题是,该想清楚的地方总是不想清楚了,就企图能写出来。比如说如果我要写出某种氛围,我得知道这两个角色之间具体都发生过什么才行。我不需要把我知道的东西全都写出来,但我得知道。不然的话你写的那就不叫留白,那叫糊弄事。

啊啊今天虽然写得不长,但写得好满意啊,把之前不得其法的地方一下子解决了,超级开心!!!!

我写完了……我写完了……我真的,写完这篇了。

啊,好舒爽啊……浑身畅快……我有多少年没写过这么长的文了,居然还写完了……太有成就感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先扔两天再改,嘿嘿。

那么来发一些 WIP 黄色片段 

@twoherb 谢谢菩萨!!!谢谢!!!!

@flyover 等等我,我还差三个场景就能写完了呜呜呜呜……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蓝盒子

这里是在宇宙中漂流的蓝盒子,Speak friend and enter!